續 :PSP Musketeer / マスケティア- 小ロシュ路線雜談 (下篇)



安頓好女主角在他房間後、他就自已跑去教室閒晃。。又遇到女老師來找他
抬摃、說她從獄卒那邊得知他將女主角從牢裏給放出來了。還因為有剌客跑去危害女主角而打了獄卒一頓。。。甚至還沒得到理事長的許可、擅自做主將女主角帶到他房間住。。實在不像他的做法。。



還故意用愛昧的語氣說、她不會去告狀說女主角在他房間的事情。。
要將這件事當成他們兩個人間的小祕密。。 ロシュ完全不想理會她女老師、
冷漠的回說他今天不會回房睡 。。

女老師還白木的勾引他、叫他去她房裏睡。。看他一副超級不耐煩的樣子還、還打了一下她拉著他的手。。但並不以為意的說: 難得好心想收留你一晚的。。 。最後在他喊走開之下結束談話。。

隔天早上休假日。。女主角的好友想交待トレヴィル老師將探病的禮物交給女主角。。
老師前往教師宿舍的途中。。遇到ロシュ。他不想讓トレヴィル跟女主角有所接觸
故意說不管是誰在沒有理事長的允許之下、不淮任何人跟女主角見面、連トレヴィル也不例外。。自已說要將東西轉交給女主角。。。

還放話對トレヴィル說離「好機之日」愈近。。如果讓不知從跑出來的盜賊襲擊就糟了。
說完他就親自將東西帶到房間給女主角、收到同學送的葡萄、女主角很開心的吃起來。。



老師被女主角的笑容給電到。。還說出: 這樣也能高興成那樣 、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聞言女主角還問他要不要一起吃??
還很好奇的問說: 那老師昨天睡在哪裏? 房間被我佔領的話、那老師不是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嗎??
ロシュ: 。。我應該有說過、不用去考慮、打探這些多餘的事情。。。
女主角 : 但是,到底是睡在哪裏呀 ? 我很在意這件事。。。。
ロシュ: 我沒意務要回答妳。。。
女主角: 呀. . .  !!! 莫非老師你代替我去牢裏住嗎?  可是。。就算是代替,好像也不需要進去住哦。。所以
。。。(女主角整個被盧到不行、非要他回答不可)
ロシュ :所以。。。不要在做無謂的打探了。。我來這邊只是要換衣服而以。。
馬上就會出去了。。
女主角 :不行。。如果不說出要去哪裏睡覺的話。。今天晚上請你要留在這邊睡。。或者是學生宿舍、我的房間、總之要選擇一邊睡覺。。
ロシュ ;  如果我真的睡了你的房間。。我會被當成變態處置。。夠了。。我知道了。。這裏是我的房間、本來就不應該客氣什麼。
(你在強調給誰聽。。。)

接著就開始脫衣服。。。冏/



ロシュ : 。。。你這傢伙。幹嘛一直盯著看。。
女主角 : 。。請。。不要突然脫衣服。。。
ロシュ :這是我的房間。。沒必要有所顧忌吧?。。

(期待這麼久了,ロシュ也終於脫了// 脫的讓人很沒心理準備也。。) 

第二天休日 ロシュ回房間、女主角也問他假日也在忙公事嗎?
原本以為他會冷漠的應對、沒想到他這次很老實的說他在生徒會忙著當顧問。。
被女主角說你們目前關系很微妙不是嗎? 但他說只要是理事長沒下令、他不會刻意將他們當成敵人。。後來也反問她一整天在幹嘛 ? 她若閒的話他帶了西洋棋過來。。
ロシュ :以前拒絕過你的紙牌遊戲。。。
女主角 : 你還記得呢。。。
ロシュ : 哼。。 沒辦法。。只好當你的對像。。。
(明明就你自已想玩吧//)
女主角: 。。可是我不太了解西洋棋的規則也。。
ロシュ : 喜歡西洋棋的話、我就教妳。。。

(玩了一段時間。。後。。 )->為啥氣氛變好了。。



ロシュ : 將軍。。。
女主角 :恭喜。。呀。 。。 (笑爆。。。)
ロシュ : 這是第33勝0敗、在來。。
女主角 : 巳經夠了啦。。。就算比100 次、我也比贏不過你。。老師應該也覺得無聊了吧、天色也愈來愈暗了。。一點也不好玩。。。 
ロシュ: 你認為不好玩 ?像這樣照著順序教導你了。。記不起來只能怪你自已吧。。一般來說、像這樣完全沒進步。。都會想讓自已愈玩愈勵害吧。。正常來說興趣與好奇心是最好的學習方法…。女主角聽了他的話、就決定要在挑戰一次、不過巳經是吃飯時間了。。



另一方面看到他們那麼親密的女老師跑去跟理事長告狀、他擅自將女主角放在他身邊、並認為ロシュ如果背判了理事長與女主角聯手將寶石項鍊拿走。。該如何是好。。但理事長認為ロシュ絕對不會背判他。。說這件事情是由 ロシュ自已去處理、閒雜人不用去甘涉。。

當天深夜。。ロシュ看完書忙完叫女主角該睡了。。還將床讓給女主角睡、自已睡沙發
不過怎樣都睡不著、恰好老師也在看書還沒意思要睡。。兩人就閒聊。。後來女主角就問起老師之前似乎很寶貝的戒子、才知道這只戒子是前世理事長送給他第一次戰勝的東西。。女主角還以為連東西都能轉生繼承。。被說當然不可能、這只是這輩子遇到理事長、他又重新給他的。看到這只戒子上的藍色寶石就讓他想起自已對理事長的忠誠心。不過女主角卻認為他被這只戒子給束縛住、她認為這輩子的他也不是前世的他、要為自已而活才對。。。




12/22



ロシュ一早就被理事長給叫去、說知道要用女主角的血去開塔門。。才能使用塔內的魔力寶石項鍊找到王妃報仇。。理事長將這個任務交給ロシュ。。雖然他對理事長信誓旦旦的說交給他。。當天一整天根本是魂不守舍。。。煩惱到一整夜都沒回房間。


12/23 



早上又若無其事的出現在女主角面前、還問女主角今天一整天想幹嘛? 雖然女主角很孤疑為啥他可以休假不用去上課。。他說取得特休。女主角後來決定去海邊。。
能跟老師到海邊女主角顯的很高興。。讓ロシュ很不解的問說為什麼。。她都不會想要逃走、在房間根本也沒被綁到連一步都走不了。。要逃的話應該是很容易的情怳下。。她卻說如果她逃走、會造成ロシュ的困擾。。雖然他將她關到牢裏、現在想想老師根本沒傷害過她甚至還救過她。。甚至還帶她來海邊散心。。



有感受到老師似乎在背後默默的守護著她。。兩人悠閒的渡過一天、直到晚上、老師還故意說要將她拘束著回房。。結果是一點也不痛的。抓住她的手腕走回去。。

(老師原來你。。。想牽手就直說嘛////)

晚上吃晚餐時、她發現比平常還要豐盛。。老師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突然間就問女主角是否還記得他曾經說過 「不論是誰都會認為自已是正確的、正義是存在自已心中」這句話。。還問說「在一瞬間失去最重要東西的那種悔恨轉變為復仇的心情,妳認為這是種罪嗎?  」。。

見女主角沉默了不知如何回答。。又接著問說 只為了一個重要人的性命、與不認識人的多條生命、需要守護哪一邊才算是正義呢? 拋下問題還把劍抽出對向女主角。。繼續質問她 :何謂的正義是什麼? 何謂的忠誠又是什麼? 



女主角回說。。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那些外在的名譽。。只要問自已的心就知道答案了。。。 聞言。。ロシュ就讓女主角去洗澡了。。說自已只是在開玩笑。。。

那天深夜ロシュ還跟女主角說要一起睡床上。。(你這個色鬼。。) 還一副本大爺睡自已的床有啥不對的嘴臉。。。還說妳以為我對妳這傢伙會做什麼事嗎? 叫她不要想太多。。就同床共枕。。。女主角就跟老師說她那時在牢裏從獄族那邊收到父親留給她的書。裏面寫的一些話。。並認為她現在告訴他的話、對他苦心尋找要匙有幫助。。
他故意不對女主角說明那段話的真正義意。。並說這種情報一點幫助也沒有。。



12/24



老師一早又被理事長叫過去、理事長問他為何沒聽從他的命令按照計劃殺了女主角。。理事長還說他是不是對她動了情。。被他給否認了。。理事長就叫他現在馬上將女主角帶過當場在他面前處決。。。 表面上還是服從理事長的命令、但內心上簡直沒辦法就這樣將女主角給殺了。。

當他一見到女主角無邪氣的臉。。原本鐵著一張臉說要將她帶去理事長室、途中就決定不能讓女主角就這樣死去。。將女主角帶往校門外後就叫她跟著他跑到森林去 。。。。而アトス從生徒室窗外看見他們兩個離開。。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就叫ボルトス一起去跟踨他們兩個。。兵分兩路想包抄他們。
一路上搞不清楚狀況的女主角、還問老師說到底要去哪? 但ロシュ都沒回覆她、只有帶著她專心的逃。。



帶到一個地方後就叫女主角自已看著辦、說她巳經自由了。看她要去哪都隨便她。。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後來女主角就跟ボルトス合流、並由ボルトス帶她去只有
銃士隊知道的隱密小屋去。。另一方面老師往回走時遇到アトス。。面對他的疑問、ロシュ什麼都不答,只有交待アトス說 女主角就敗託他了。。又在度離開。 。



同一時間女老師也跑去跟理事長報告ロシュ反判了。。帶女主角逃到森林在銃士隊
的保護下逃走了。。聽到此事超震驚愛將竟然背判、就下令將全校師生關進牢裏打算拿他們當成人質。。原以為ロシュ是跟女主角逃跑、正打算派トレヴィル去追補ロシュ時、就發現ロシュ回來找理事長。。女老師還罵他真有臉回來,明明就是判徒。。
但理事長認為他巳經做好覺悟、打算直接將他給殺掉。。。



沒想到女老師反而阻止了理事長,認為 ロシュ跟女主角感情那麼好、
那就把他當成人質之一、藉此引出女主角。。



若女主角真的現身的話,就直接將他們兩個處死。。 若她沒有來的話、ロシュ也會懷抱著被自已賭命守護的對像給捨氣的心情死去。。理事長雖覺得是女老師的惡趣味。。但也不反對這個計劃。。 ロシュ很著急。。想叫理事長現在就處決他。。他不想連累到女主角。。不管怎樣哀求都改變不了理事長的決定。。故處刑時間在明天、他們就將ロシュ綁在塔門外面。。還很變態的說,今晚下著大雪、是會先凍死、還是先被處死呢?!!!
(你這變態老頭!!!! 讓 ロシュ離開你會怎樣。。。分手要和平收場呀!!->(誤)



老頭躲在房間哭了。。 冏!! 你就那麼愛
ロシュ。。/



將 ロシュ拷到天寒地凍的塔門外等待天亮、理事長還跑去跟他聊天。。說這是對他的呈罰、並也不解的說他如果變身成惡魔,這種程度的拘束應該很容易解開、為何他不這樣做。。 ロシュ說他知道背判他的罪很重、他沒什麼可以為自已辯解的。他還是一樣尊敬理事長。。但這個老頭還故意拿酒一副要給他喝又喝不到的嘴臉,最後還摔酒瓶、污辱小ロシュ。。笑說等著看女主角自投羅網、兩人一起死去。。。既使小ロシュ心裏不期待女主角會來。。

另一方面之前的神密黑衣男派出使魔打算追女主角。。。



這時在女主角在ボルトス的帶領下安全的到達隱藏小屋、跟他們會合了、アトス來的途中遇到黑衣人所放出的使魔追殺、但被アトス給消滅。。銃士隊就跟女主角交換情報。。發現兩方的說詞有部份不太一樣。。就是使魔到底是誰放的。。アトス說王妃沒有這種能力。。但女主角又說當初她被使魔攻擊時。。是老師救了她。。而老師也接受過理事長的命令要消滅使魔。。還一直為老師說話,連ボルトス那麼鈍的人都可以感覺到女主角想護航老師的心情。。還說她很在意老師的去向。。アトス也說他碰到了老師,還將女主角拖負給他。。



這時アラミス也趕來會合了,不是走他的線這傢伙語帶輕鬆的說。。你們要來這邊,也要記得留紙條呀。。(笑爆) 最後才將老師的劍交給女主角,說他是幫理事長傳言說「 ロシュ巳經被擄獲了、明天早上8點在塔門外將女主角交出來、不然就將他處死。。。」。。。聞言其他人都不可置信,明明就是同伴,為什麼變成窩裏反的局面。。

聽到這消息女主角很心急,想去救老師。。但銃士隊認為這或許是一個陷景、還要在討論看看。。還不解的問說女主角到底是跟老師啥關系。。? 有必要到這種地步嗎?  女主角就趁銃士隊開會時、自已一個人偷溜回塔想救老師。`

12/25清晨。。



趕往塔門外看到凍到不行的老師。。但他叫她快走。。還說他是為了什麼才將她托負給アトス的。女主角說老師賭命救她,為此她也要想要回應老師的心情。。這次換她來守負老師。。正在為了走不走爭論不休當下。。成尋的使魔就包圍了過來。。女主角努力拿劍對戰。。被拘束的ロシュ還幫女主角顧前顧後。。看到女主角危急,他也斫斷拘束鎖鍊。。拿劍幫助女主角。。



女主角還想叫老師趁這時候走。。但意外的理事長又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 。。

(老頭好噁心、不知道躲在哪看小ロシュ受苦。。。)

還嗆說他背判他的罪是很重的。。但最後還是有點用處。至少將她引到這裏來。。兩人就一起去死吧。。



(大老婆的反擊!?)

女主角也勇敢的拿起劍跟理事長對戰。。。。一陣刀光劍影。。ロシュ發現女主角勝不了理事長。。就出手幫了女主角將理事長的劍給弄了出去。。。。



理事長超受傷的 。。。「你。。打算要將劍對著我了嗎?。。。 」 (老頭又快哭了。。) 沒回話的ロシュ就帶著女主角跑了。。理事長要追去當下。。



銃士隊跑出來援護、一群人火速逃離理事長。。這時理事長又放話說,他手上人質仍舊還有全校師生。。叫アトス明天正午要將女主角交出來,不然就將學生全部殺掉。。



先行逃跑的兩個人被不知道又哪裏冒出來的成群尋使魔給追殺。。兩人合作對抗使魔。。正在混亂的當下、女老師滿腦子都是寶石、追上來想找女主角來想問清楚要匙下落。。就被使魔給打傷。。



ロシュ還叫女主角趁這個時機快跑。。盡管女主角很想救一下女老師,可是光憑他們兩個也無法應付這些使魔。。她只能被老師拖著逃離現場。。

到了小屋後、女主角一直忘不了女老師被使魔攻擊那一慕。。認為他們這樣逃走。。很不道德。。一直狂唸老師為什麼不救女老師,明明感情還不錯。。還說老師那時為什麼不變身。。若是他變身的話,那種程度的使魔根本不是對手。。
結果就被老師唸說吵死了。。就。。嗯。。給封口了。。。



他說他不能隨便使用魔力,惡魔的力量會曝露他們的所在地。他只想守護她一個人。。他們並不僅僅是要躲使魔、還有不清楚理事長會不會隨後追上來。。在加上他也很清楚那個女人,只是想要寶石項鍊而以。。女老師現在跟理事長是一夥的。對他來說、使魔跟女老師沒多大的差別。。。 在聽了解釋後女主角稍微有點釋懷。。
原本他不想待在這裏、在女主角的強烈要求下。。才待在小屋等銃士隊。。



大家都到齊後、老師就跟他們說 ,他現在為了守護女主角的命、所以跟理事長反目成仇。。他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戰、只為了女主角不被迫害、希望能與銃士隊聯手。。



講著講著。。還跟銃士隊。。低頭了。。//

為啥有「請把女兒嫁給我的FU呀」。。。

銃士隊都很驚訝小ロシュ竟然能為了愛。。。總之就一起合作了。。他們開始軍議。。
為了救學生兵分兩路、由銃士隊三人去牢裏誘導學生逃亡、老師去對付理事長。
而理事長變身成惡魔的話、會吸引使魔歸順於理事長的強大魔力。。為此女主角說她要負責幫老師解決使魔,讓他專心對付理事長。。銃士隊完成任務後會趕過去幫忙。
分配好工作。銃士隊就離開小屋。。先行出發。。



剩兩個人在小屋時。。
女主角:今天是ノエル。。是跟家人一起悠閒渡過的日子。。
ロシュ : 那如果沒有家人的人該怎麼辦呀?
女主角 :就跟重要的人一起渡過呀。。 就像現在一樣。。
ロシュ : 妳這傢伙。。 在說什麼呀,明天就要開始戰鬥了。。
女主角 : 但是。。老師是很重要的人。。
ロシュ : 為什麼會這麼說。
女主角 : 不管怎樣。。就是想說。。趁今天。。
ロシュ : 既使。。明天會死也這麼想嗎? 
我可不打算挑戰「 唯有戰鬥就確信會得勝的事哦。。
 (冏/ 老師你好現實//)
女主角 : . . 也是呢。。
ロシュ 。其實。。我對你有說慌過一次。正確來說一開始應該講是理事長騙你比較恰當。。說你的父親不是由我下的手 並洗刷我的嫌疑。。當初理事長應該跟你說是「有目擊者的証詞」吧。。。。
女主角 :是的。。

ロシュ : 那種東西一開始就沒有。我當初進入你父親家中時、就不認為你父親是一個人生活。雖然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只要看一眼室內擺設就知道這個家還有其他家人的存在。所以一直到早上為止都在猶予。。為了防止他逃走。。暗中監視。。
我雖然沒有對你父親下手、但也沒任何証據可以証明我的清白。。如果那時、將你父親帶走的話。。那天。。你父親說不定就不會被殺了。。結果或許算是我殺了你父親也不一定。。這就意味著我也是這件事情的關系者之一。是你應該要要憎恨的對像之一吧。。。就算是這樣,你還能夠說、我是你重要的人嗎?



女主角: 是的。。老師為了我和父親留下最後的時間呢。。,。能聽到。真的是太好了。。不管結果怎麼樣。。雖然有說過老師沒有心沒肝之類的。。那也是一開始而以。。老師根本不是惡魔。。一直都擁有人類的心。。我喜歡老師。。會這樣想連我自已都不敢相信,但是能夠喜歡上老師,真的非常的高興。。 

。。。老師可以吻你嗎? (唉!太主動。。玩家會害羞。。)

ロシュ : 
唉! 隨便妳。。 (這回答好妙。。)

。。(ロシュ期待中。。。等了一回兒。。。)

ロシュ : 妳在做什麼? 快點呀。。
女主角: 這。。很抱歉。。自已說出口的話,竟然會如此動搖。。像這樣。。



ロシュ臉超紅 :  。。
不要讓我等。。 (接著就主動KISS。。)



女主角: 老師。。(超驚!!。。)
ロシュ : 巳經是第二次了,不用那麼驚訝吧。。
女主角: 那老師也對於我的事。。
ロシュ : 如果沒有像你想的那樣。。你認為會親你嗎? 
惡魔跟人類的關系你認為有未來嗎?
女主角: 如果我變成惡魔的話。。就能一起活下去了嗎?那要如何將惡魔的刻印刻上去呢?
ロシュ : 刻印。。?!那麼現在幫你刻上吧。。是不一樣的刻印。。



(呀呀呀!!!!!! 老師你好色!!!。。。)

隔天早上。兩人前往學校途中閒聊了起來。。老師就問她一切都結束後會出島嗎?但是女主角說老師不出島她也要陪在他身邊、一定很幸福。。逗的老師很樂。。中途看到樹支,女主角覺訒細細的很像劍,想折來跟老師筆劃一下。。結果發現抅不到那樹支、正當老師說要幫忙取當下女主角腳一滑整個尖叫跌下去。。女主角還在說應該是掉在雪地上所以不痛。。。就發現底下老師說。。因為你在我上面。。



(被壓還笑的很開心。。哎。。300年才交女朋友嘛。。)



快到約定地點塔門外了。。兩人還擊劍表示要身死與共。。理事長巳經在那邊等了。他還是唸唸不忘ロシュ 。還跟他親情喊話說如果他肯在這邊取女主角的性命。。他就會原諒ロシュ背判他的事情。。盡管理事長講這些話、ロシュ決定要為了守護女主角打倒他。。為了保護學生脫島、爭取時間 、他還故意將理事長放出來的使魔引到森林去與海邊反方向。。,兩人直接在森林裏應戰不斷冒出的成群的使魔。。



眼看女主角體力快不支、使劍動作不流暢、一直被攻擊到。。老師就變身成惡魔對付使魔 。。發現女主角受的傷比想像的要來的嚴重。。最後還失去意識。。老師原本要回塔門跟銃士隊合流的。。為了幫女主角止血、暫時逃到舊教堂躲藏。。 女主角認為這樣的她會成為老師的絆腳石、就要求老師將她當成要匙去開啟塔門拿到寶石項練來對抗理事長。。雖然她知道她自已是關鍵。。但並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開啟塔門。。
就詢問老師。。她說她想守護老師。。



就在那時。。理事長惡魔化巳經追過來打算收拾他們兩個。兩個人就對戰起來。
兩隻惡魔力量強大。。打的天昏地暗的。甚至打到外面去。。 負傷的女主角也是跟了過來。。理事長大喜。。見機不可失去直接一劍剌向女主角。。
但被ロシュ以身體護住女主角。。



理事長很變態的直接一劍到底。同時剌穿老師與女主角。。。



之後。。事情就在銃士隊收尾下,順利收拾理事長、王妃也回收了項練、離開了島上。。等到找到女主角與老師時,巳經是二具冰冷的屍體了。。。銃士隊全員哀傷
的要將他們兩個一起理在大樹下。。



數十年後。。一如往常學園入學式。。



阿飄呀!!!!!

變成校園不可思議事件了。。。這兩個人。。。

會傳出半夜練劍聲。。。的怪談出來吧?!

俺不懂呀!!!!幹嘛不弄個重新轉世之類的。。。啦!!還比較浪漫。。
阿飄誰會高興當啦。。。老實說多出一張這種變鬼CG,我一點也不會開心呀!!!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