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 :PSP Musketeer / マスケティア- 小ロシュ路線雜談 (中篇)




某天午休、一堆學生圍在公布蘭那邊討論,原來學校的創立祭即將來到。。
眼鏡學弟也趁機跟女主角邀當那天的舞伴。。女主角很阿沙力答應了。。




當天放學。就遇到アトス來找她、拉著女主角的手腕說要跟她談談。。
在アトス強拉之下、兩人來到塔門外。。アトス叫女主角用自已的劍試試看
是否為塔門的要匙。。見女主角態度有點猶豫下、就不客氣的說她是不是怕
門一打開讓他們銃士隊先捷足先登。。



並說最近她也刻意迴避銃士隊、還說女主角是不是巳經在理事長的懷柔政策下心向理事長那邊、甚至連一開始對ロシュ那種不友善的態度、現在也轉變為可以跟ロシュ況況而談、讓他很不解。並警告女主角她是被那兩個人騙了。。叫她回來銃士隊
這邊。。不要執迷不悟。。

當然被女主角給極力否認。女主角說她巳經取得理事長的幫助了。那邊會提供一些情報給她、在加上平常也沒什麼要緊的事需要跟銃士隊報告,就很自然的沒去找他們。絕對不是他指責的刻意迴避。。。對於理事長的事情女主角不認為他們會騙她什麼。。就借口說她有要事、結束了與アトス的談話。。



當天晚上女主角突然想起跟ロシュ借了一本參考書非還不可、就跑去老師宿舍找他
結果看到女老師夜訪ロシュ的房間。。原來她看到アトス帶女主角去塔試要匙的事情
她一直想得到裏面的寶石、享受榮華富貴。故她認為ロシュ對於要匙的事、是不是巳經知道什麼她不知道的情報。。還說她也有權利得到寶石中的其中幾個




被ロシュ說,所有的寶石都是理事長會去決定如何使用。叫她沒事的話就滾出去他的房間。被嘲諷說他也只不過是理事長養的一條狗而以、幹嘛擺出一副理事長心頭大腹的樣子。但ロシュ回她說、所有的人類都是理事長養的狗、連你這傢伙也不例外。
後來感覺到門外似乎有動勁、ロシュ就示意女老師不要在說了。。

隔天放學女主角跑去三年級教室找老師。。
ロシュ看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就問她想幹嘛?女主角就說是因為昨天想要還書給老師。。但剛好撞見女老師跑去他房間、怕打擾到他們就走了。。。
ロシュ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女主角馬上回說: 可是在那麼晚的時間、你們又那麼親密。。
ロシュ:你不必把注意力放在奇怪的事上。我們只是在談論工作上的事情而以、沒有做任何你想像中的事情。你這傢伙也還不是在「你認為的那麼晚的時間裏」來我的房間。。算了。。



女主角又話鏠一轉說:那工作結束了嗎?
ロシュ: 應該算是結束了。。只是在整理書類文件羆了 。。
女主角又很跳痛的說: 那。。我有帶紙牌遊戲。。要一起玩嗎?
 ロシュ: 不要。。
語畢他還不忘跟女主角宣導一下沒事不用找銃士隊幫忙。
(這段稍微有點吃醋的味道嗎?!、告訴我呀劇本師。。)



某天晚上女主角在塔門外面(調查要匙孔) 溜達。。結果遇到成群使魔、只好硬著頭皮拿劍應戰。。好在老師趕來幫忙女主角。。眼看數目多到無法應付時、老師在女主角的面前變身成惡魔之姿。。迅束的將所有的使魔給全滅。。



結果被在校園巡邏的銃士隊給看到、誤以為惡魔是要來殺女主角的。就趕來幫忙
全員變身應戰。。但老師不想跟他們三個惡魔之姿的 銃士隊起衝途、就用冰之魔力
將他們三個凍住。。帶著女主角繞跑。。留下他們三個解除魔法、原以為女主角是被
惡魔給綁架走、但アトス說搞不好是女主角自願跟那隻惡魔走的。總而言之。還是希望這場騷動不要影響到學園師生。暫時就先公布出夜晚外出禁止的禁令來保護學生安全。




一方面被老師帶走的女主角、被帶到理事長室去。。女主角一見到理事長就怒氣沖沖
的質問理事長為何將惡魔這件事請隱暪她、雖說她想調查父親的死因、但她沒想到竟然會去求到惡魔本身來幫這個忙。。理事長就將他會變成惡魔的理由告訴了女主角。說他其實是300年前路易統治的法國宰相、當時的歐洲很多以宗教名義挑起的戰爭的各國家們也為了爭奪歐洲霸主的權利。。讓戰況愈演愈烈。其中又以
ハプスブルグ名門家的勢力最大。。

法國為了阻止這股勢力擴大與イングランド結為同盟對抗ハプスブルグ、他們兩個為了國家、為了國王賭上性命而戰、 ロシュ當時為理事長的直屬親衛隊長、跟著他在戰爭中出生入死、並戰役中表現極為優秀。。、當時率領イングランド軍鑑總帥為バッキンガム 公竟跟法國王妃暗通曲款。。成為王妃的愛人。。還將國王送給她的擁有強大力量的寶石項鍊轉送給她的愛人-バッキンガム 公。

他們得知項鍊擁有滅國的魔力、他跟ロシュ決定出兵將項鍊給奪還回來。。被盛怒的王妃知道此事、兩人就被王妃給害死。。為了趕盡殺絕、也牽扯了許多無辜的人民。。到最後王妃アンヌ竟然還將法國出賣給イギりス。。為了報這個仇。 就算墮落成惡魔也在所不息。。而300年前跟此事有所關聯的人、會受到惡魔的力量不論現世為何種面猊會全部聚集在這座島上。。在12/31日三連星惡魔之力被適放的「好機之日」。那天為止。。相關者都會受到封印的影響無法從這座島上逃出。。他希望女主角能夠協助他找到塔的要匙、利用寶石力量查出現世王妃アンヌ的下落、報仇雪恨。。當然也不忘跟女主角洗腦說她爸爸當時也是為了協助他、若現世王妃先取到寶石的話,怕她會利用此力量、將其他無辜的生命在度捲進來。才將要匙給帶走。。



聽完理事長的話,女主角說需要時間考慮離清思緒、在途中遇到ロシュ來詢問她是否還在為此事感到疑惑。。她坦白的回說。。畢竟前世王妃所造的孽、這輩子也轉世以別人的身份重新過活。。叫她幫忙復仇這件事、她做不到。。聽了她回答的ロシュ很不滿她沒有要服從理事長的意思、就直接將女主角抓到牢裏去關。。



女主角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會為了理事長、忠誠到這種地步。。不僅在牢裏抽出劍對著他、還罵他這樣根本不是一配當一個教師、是惡魔、被他回說是惡魔也好、人類也羆都沒關系。只要她乖乖的跟他一樣聽從理事長的指示就好了。。語未還提到很快就是創立祭了。。在牢裏只聽得到聲音、嘲諷著說、叫她好好享受。。

(呀呀呀! 小ロシュ。。原來最愛的人是理事長。。)



女主角消失後當晚、在娛樂室裏銃士隊注意到有愈來愈多的學生在傳言塔附近看見惡魔。。他們三個也遍尋不見女主角的踨影、打算跟理事長申請尋找女主角的搜索狀、並跟理事長報告關於帶走女主角那隻水之惡魔的事情。。想從中窺視理事長的反應。。



隔天ロシュ去牢房看女主角、就跟她說銃士隊巳經將那天惡魔的事給呈報給理事長知道了、故理事長命令他協助銃士隊要消滅使魔。。女主角一邊擔心、另一方面也很好奇ロシュ沒有對銃士隊展開任何逮補行動。。畢竟銃士隊全員在他面前變身成惡魔、但銃士隊並不知道老師其實也是水之惡魔。。ロシュ說他沒有接到理事長的命令。。所以還是以顧問的身份從旁協助銃士隊。。

若理事長正式下命令的話 ,他就會將
銃士隊當成敵人來看待。。ロシュ不解女主角巳經知道銃士隊是惡魔、還會擔心他們。。但女主角認為他們是為了幫她,才變成惡魔的。。最後他說將她關在這邊的理由、不是為了要呈罰她。。是她了解太多理事長的密祕了、在加上她是握有要匙的主要關鍵人物、最主要目地是要讓她跟其他師生們隔離、預防她跟任何人接觸、說出防礙他們計劃的事情來。女主角認為他任何說詞都巳經無所謂了。。她巳經不知道要去相信誰了。。

ロシュ聞言說 :不論是誰都只相信自已是正確的。。所謂的正義只存於自已的心中。。
女主角 :那老師呢? 也相信自已所做的是正確的嗎? 老師也對アンヌ同樣有著那麼深刻的恨意嗎? 然道也認為アンヌ就是一切的罪傀禍首嗎?
ロシュ :
我不用去考慮這些。。我只要尊從理事長的指示行動就好了。你這傢伙也跟我一樣相信理事長的話。。全面給予協助。。也就能從這裏出去了吧。


( 靠!!! 醒醒吧。。 大叔跟你不適合呀。。小ロシュ
。。) (冏/)

最後要走時、發現女主角都沒動餐點、還不忘提醒女主角要吃飯。。

在隔天的牢裏巳經是學園創立祭了。。銃士隊仍舊找不到女主角的踨影。。ロシュ仍舊來探女主角的監。。發現女主角又沒吃飯、有點訝異她倔強到這種地步。。他不僅命令她快吃、還告訴她說往費他特地叫獄族準備的餐點。。

還怕她沒體力、
還硬抓女主角來塞食物。。 。冏/被女主角嚴重抗議喊住

手。。甚至語帶威脅的說,
是你這傢伙的錯吧、不吃的話是想死嗎?!

不想被硬塞食物的女主角連忙轉移話題。。「巳經是舞會的時間了。。老師不用去參加沒關系嗎 ? 」
ロシュ:那麼無聊的東西、妳也想參加。。?
女主角失望的回覆說 :明明很期待的說。。。
(ロシュ竟然搞起浪漫來,在只聽的到音樂的牢 裏。。。)
ロシュ對女主角說 : 你想跳嗎?  那我就當你的舞伴。。。
(ロシュ
邊摟女主角、身體靠的很近。。) 
ロシュ : 身體那麼冰冷。。一定都是因為沒吃飯。。
女主角小聲說: 等一下會吃。。
ロシュ :什麼等一下、等一下的。。我都聽膩了。快點把飯吃一吃。。。
女主角 :
那個。。在這種狀況下這麼說的話。。要怎樣應對比較好呢???



(在大牢裏跳舞是哪招呀!!!! 劇本師(。戳。) 你搞的我的心情好複雜。。)

沒洗澡也。。那麼多天。。。這樣臭臭的。。俺不想。。

又過了一天的早上。。獄卒送早餐來發現女主角又沒吃。。女主角還向他打聽了
是否有聽過她爸爸的名字、但他說他好像又聽過。。沒什麼印像倒是。。又說要
去查一下他自已的日記。。說他是個健忘的人。或許看了日記會想起什麼也不一定。
沒多久ロシュ也來看她。。還關心她有沒有吃飯。。女主角仍舊說當她想吃時自然就會吃飯了。。



還不解的問他、前世效忠於理事長、這種心情也會隨著轉世而傳承過來嗎? 他輕描淡寫的說因為那是理事長對他有恩、對他發誓效忠就會一直盡忠到最後。。原本ロシュ不太想說。。在聽了女主角說他若說了或許會讓她能更理解理事長也說不定。。就對她說了這段往事。。原來他出身於伯爵家後來進入法國親衛隊。。理事長當時為法國宰相見識過他劍術高招就提拔他當親衛隊長。

以他年紀輕輕就當上隊長指揮許多士兵、當時內優外患不斷、他與理事長賭命保護法國。。累績了不少實戰經驗。。為了得勝、及節省兵力與武器。。不擇手段的思考只為求勝利的戰術考量。。理事長認可他的戰蹟。。而他也為了回應理事長的期望而努力戰鬥。。他尊敬著那麼愛著國家、賭命守護國士的理事長。。。所以他也決定隨著理事長的腳步賭命自已的袓國而戰。身為軍人的他並不是因為喜歡戰爭。。相反的他比誰都還要渴望和平。。 為和平而戰。。只有理事長認同這樣的他。。願意給他機會讓他有機會為法國效忠。。但最後他跟理事長卻死於非命。。所以這輩子他也是決定要跟理事長同進出。。



還說女主角若是他父親要求她、將命交出來她一定也會覺得死不足惜的心情是一樣的。被女主角嗆說 : 她完全不了解為什麼理事長希望的事情、就也等於決定了他所希望的事情。。還說她爸爸是決對不會說出要她把命交出去這類的話。。她爸爸絕對不會希望她會就這樣犧牲掉。。並覺得他很可憐。。 屬於他自已的人生要怎麼辦。。
還強調他的人生是只有屬於他自已。。。並叫他要
好好的珍惜自已。。



結果講了那麼多,這小子還是堅持將自已捨氣與理事長生死與共的人生。。
才是他的人生。。

( ロシュ你竟然沒朋友到這種地步。。300年只有理事長一個革命情宜、

又只會打仗、也難怪你會這麼想。。。)



在聽了女主角一席話、後來放學後。。ロシュ都對女主角的話產生了動搖。。
女老師還跑來跟他說話。。說他似乎很在意女主角。。不僅是下課時間、連沒課時也常跑地牢找她。。故意笑說女主角關在牢裏又有獄卒看顧、根本不可能逃跑、犯不著巡視的那麼勤。。他回說她只是持有要匙的關鍵人羆人了。。聽了她還不滿又繼續說
你不知道去牢房巡了幾次真的就只是詢問要匙去向而以嗎?
最後當然被小ロシュ給吼了。。結束這個話題、女老師才說女主角關牢裏對外都對學生說是得了傳染病暫時隔離在老師那邊的空宿舍休養。。問他是否有幫女主角提出休假申請之類的事。 

事情處理完後。。小ロシュ又跑去牢裏探望女主角。。發現女主角又沒吃飯、似乎體力不支昏倒了。。連忙進牢裏。。 。。。原來在牢裏的感覺是這樣。。
還真冷。。並抱住女主角給予溫暖。。 低聲喃喃自語的說

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為什麼不胡說也好、裝作相信理事長的樣子。。
就算是隱藏自已的真意、裝作能夠理解的樣子的話 。。
這種地方明明也能馬上就出去。。。
為什麼要說出好好珍惜你自已的話。。
為什麼。。。我會。。做出這種事。。




(厚!!! 小ロシュ你的乙男心覺醒了吧!!!!) 指//

不過這傢伙發現女主角快醒了,又裝一副冷酷的樣子。。



說他只是想來確定她是否還活著。。。

(明明都為了女主角拿小被被來給她蓋了。。)

還很兇的叫女主角進食、最後在他的遊說之下。。說出她應該也不希望她劍的主人
難過的情怳下。。還有他說若女主角不將拖盤上的食物吃光、就會陪她一起待在牢裏
若希望他消失就快點吃飯、女主角才開始好好的進食。。



另一方面銃士隊受理到女主角的休假申請書。。雖然他們懷疑她生病的真實信。。
アラミス那傢伙甚至還說,生病的話不是更好。。反正在過十天就知道結果了。。
ポルトス比較有良心回說 ;那樣就太遲了。。若是發現變成屍體該怎麼辦。。()
總之銃士隊那邊也是照自已的步調在調查這件事。。





正當仍舊關在牢裏的女主角,發現獄卒將他爸爸的日記拿給女主角。。說他忘了有這回事,還好女主角的詢問、讓他去翻閱日記、意外的看到當初女主角的爸爸確實有交待他拿一些書本給若來這個學校就讀的女兒。。收下日記的女主角仔細看了書裏、發現父親做了一些記號。。 組合起來是她不太了解的句子。

「要從這個島出去、最重要的東西不是物品、」

「要將塔門開啟、會失去最愛的人的生命。」

正當在思考句字的意義時、牢裏進來一位黑衣殺手。。什麼也不說的取出劍要來
取女主角的性命。。在危急之際。。老師及時趕到、黑衣人見狀拿了父親留給女主角
的書本。。就逃跑了。。。



老師看到女主角那麼害怕,心底很不捨也認為她一個人在牢房很危險。。
不能讓她一個人就這樣繼續待在這裏、就自作主張的將女主角帶到他房間
去。說房間要讓她使用。。當然門會鎖住也會有備置警衛看守。。
但起碼是比牢房還要舒適的地方。還叫女主角不用考慮太多、多餘的事情。。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