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終於輪到老師路線了,一個是沒幫女主角理老爸的、一個是疑似殺人兇手的。。
實在很難選先該走隨。。後來還是選了銀髮老師。。很想了解他幹嘛對女主角那麼
兇。。像欠他幾百萬會錢一樣。。
 
話說,這傢伙不知道女主角是昔日同事的女兒時,因為トルヴュル訓練她練劍、蠻不爽的。。就故意上劍術課時,好好的操了女主角一頓,被ボルトス看不下去自告奮勇換手陪小ロシュ練劍。。當天晚上,女主角在走廊就遇到小ロシュ老師,她不知道突然哪根脛不對了。。認為小ロシュ的劍術很讚,心想如果也能得到他額外的劍術指導,那她的劍法一定更會突飛猛進。。就直接就跟老師說 : 

請教我練劍。我想要早點讓自已變的更強。。所以拜託你教我練劍。。



想當然爾。。馬上就被一口拒絕,還叫她滾開別拉著他。。就頭也不回的回自已
的房間。。女主角仍舊不死心的跟在後面。。

一路跟到。。老師的房間去。。(女主角好纏人)冏/

盡管他臉超臭的回說,她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他要換衣服叫女主角出去、她也不
為所動、仍舊死命的拉住老師拜託他。。講到後面

還推倒老師。。騎在小ロシュ身上。。冏。。



他整個被推傻了。。(女主角穿學生短裙)冏/

妳這傢伙。。你知道。。現在是用什麼姿勢在說。。 (笑爆)

(配音配的有慌張的fu。。原來老師喜歡被強)。(誤)

在女主角強烈哀求攻勢下。。他只好無奈的說下次吧。。女主角才甘願回自已房間。



某天女主角跟眼鏡學弟去森林裏練劍、女主角撿劍時在深林某處目擊到小ロシュ與
惡魔似乎在密談。。那時覺得很不能理解為何老師會疑似跟惡魔在一起。。隔天放學
也在邊想老師與惡魔及當初在父親遺體附近發現到的戒子是否有所關聯就遇到迎面而來的老師發現戒子是他的所有物、順手就硬將它給拿走。。

當然女主角並不想讓這個疑似殺人兇手掉下的証據就這麼沒了,而跟老師起來衝途。。她將她在深林所見的一慕跟老師說,儘管老師否認他沒有殺了她父親。。但女主角仍舊口不擇言的說了許多難聽的話。還說她一定會想盡辦法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的。。



為了早點查出真相在トルヴュル的建議之下,希望能得到學生的代表-銃士隊的力量、
藉由決鬥勝出、讓銃士隊一個個為她宣誓忠誠。。經過トルヴュル與女主角每天努力練劍的特訓第一個與アラミス決鬥就勝出了、幸運收伏了アラミス。。此舉引起アラミス的忠實粉絲不滿、叫她放學後到森林某處決鬥、但卻遇到惡魔攻擊、為了幫助同學逃亡、自已當餌對抗惡魔好在銃士隊的幫助之下、又在アトス隊長的建義下希望隱暪惡魔的事情、避勉造成學生們不必要的恐慌。。事件才圓滿結束。



在考試前一天晚上、巳與ボルトス提出決鬥的女主角完全沒有將心思花在唸書上。。
就出去中庭走一走轉換氣氛。沒想到遇到小ロシュ。。在經過之前那些爭執、
讓他們兩個人的立場有點尷尬。。女主角一見到他、就想逃。。

沒想到是小ロシュ拉住女主角說叫她不要走。被女主角嗆說若他不跟她好好交待
清楚像操縱惡魔有什麼企圖、當初找她爸爸的用意跟她爸爸從學校拿走什麼。
這些沒回答她的話,她認為跟老師就沒有啥事情好談。。

不過老師只是嘖知以鼻、並不打算回答她認何問題。。接著又說叫女主角拿劍出來
他之前有答應過要教她練劍。。教劍就教劍還在那邊叨唸說。。讓他個人私底下指導的只有-銃士隊、不過在劍術課業以外指導的學生她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
還很忠肯的給女主角一些練劍姿勢移動上的建議、手勢等等。。讓女主角一邊練劍一邊很不解,明明就是一個接近真相的可疑嫌犯。但又發現到拿劍的他、那雙眼睛裏看不到任何虛假。。終於老師一劍剌向女主角旁邊的樹木。。




並說她的劍術還太天真、手腕仍舊未成熟。。還不能冷靜判斷局勢、也就是說對沒有掌握住週遭的狀況。。所謂的劍就是心理戰。。在對手攻擊的同時。。就要判斷出對手的動向進而反擊才能取得勝利。。還認為現在她。。是不行的。 指導完後就叫她早點回房休息。

也不知道是小ロシュ的技巧指導發生效用還怎樣、隔天考完試放學與ボルトス決鬥在其間一髮之際、險勝了ボルトス。收伏了兩個人的女主角還是很努力的請アラミス陪練劍。結果在森林疑似有惡魔出沒、在アラミス跑去查看之時、女主角就遇到惡魔攻擊
好在小ロシュ出來相救、女主角坦白的跟老師道歉、因為這樣心中對於老師是兇手的嫌疑也不是那麼深了。。



這事過了沒多久。。某天放學遇到老師。。他也得知女主角有意在跟銃士隊隊長
在提出決鬥申請。就很不爽女主角幹嘛這麼做。。明明他是銃士隊的顧問。。
臉超臭的叫女主角說出她的目地。。
(唉!臉臭好像是他的定番。。)



被女主角回嗆說就算老師這樣盤問我、 自已還不是連一件事也不說。。
為此、她認為由她一個人去尋找真相太過於困難、才想借助銃士隊的力量。。
聽了她理由的老師。。。叫她想一下、在怎樣、銃士隊的權力也是要在理事長的淮許之下才能行使。。拉攏銃士隊是白費力氣的事情。。。還說要當她決鬥的裁判好好用雙眼見到她的失敗跟讓她了解自已有多麼不自量力。。

萬聖節晚上那天女主角不斷練劍的同時其實也很不安自已是否真的能夠戰勝的了隊長。並沒有跟著同學們去海邊參加活動。。就閃到教室去靜一靜。。發現老師也跟來教室。還問她為何不去參加活動。。女主角很好奇的回問說是他有什麼事來教室、還是為了她。。? 當然被一口給否認了、說他也要走了、叫她快點回宿舍。 女主角又很跳痛的想跟他聊天。就問說老師「要練多久的劍才能像他那麼勵害。。」



小ロシュ一本正經的說 : 300年。。 冏/。。

女主角心想他在開玩笑? 也想說若不好好的回答他會很失禮。。就說

真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心無旁物的練劍啊。。
(為啥有嘲讽的fu) 

老師還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來。很多場合都是這樣、不能了解語言本身箇中含意的人、是沒辦法用劍
的力量使人驅服。。你若失去最重要的東西、你要如何做才能讓它失而復得呢?想在呈強的話,就跟銃士隊一起悠閒的混日子就好啦。反正你父親的事情,巳經怎樣都可以了吧。。隨著時間流動一起隨風而逝。。像你這種老是要期待別人能夠了解你的悲傷、難過等情緒。。就一輩子痛苦下去吧。
直到某天感覺不在了。。也就什麼也不在乎了。。




就被女主角給巴了。。還反駁說。。

她認為只要經歷過一次這種失去重要東西的心情、就會一直存在心裏,不會隨著任何事物而遺忘。還反問老師難道沒有身為人類的這種情感嗎?。。 。

(老實說。。老師話好繞哦 *冏 ? 要嘛就幫女主角。。這段重點在哪呀?)



某天上完劍術課。プランシェ將劍發還給女主角。。說老師巳經將古劍保養好。。
怕沒幫她確認、她使用古劍練習會有危險。。收了劍的女主角就被金主老師給傳話說理事長有要事請她去一趟。。到了那裏。。理事長竟然很親切的要聽她的陳情。。說她是不是有什麼困難才會去跟銃士隊決鬥換取幫助。。



女主角就將一切的事情告訴了理事長可能有受到老師言語的影響,認為與其找銃士隊幫忙、還不如找理事長陳情來的比較快。聽完一切原因之後、理事長就答應要協力女主角查明父親死因的真相、不過也明白的告知她會花點時間。。還有關於父親到底從學園中拿走要匙是什麼形式。。話題結束之前還問了女主角認識アンヌ的人嗎? 但女主角說她並不認識。



在得到理事長的幫助之下、似乎也不用在跟銃士隊有什麼接觸了。。晚上在海邊散步發現了老師喝悶酒的身影。。跟平常不一樣對她沒有咄咄逼人的壓迫感。。
女主角先開口說她巳經收到劍了。。謝謝他的費心。突然他說那你的願望好像快實現了。。妳不是跟理事長見過面了嗎? 還叫她也坐下來。。見女主角一臉疑惑還笑說。

我不會在種夜晚的海邊、將妳這傢伙給扔進海裏的。。女主角考慮許久,就對老師說她將那時他戒子與看到他跟惡魔接觸的事情,全部都跟理事長說了。。聞言他輕笑說



第一次看到敢在被檢舉的本人面前說出。。你被舉發這件事。。冏/ 算了。。反正一開始妳就是這副自大的樣子。。並且在トレヴィル與銃士隊面前也不是很安份
。。所以你是跟理事長拜託調查了我的事吧 ? 那就好好的等待調查結果。。我是絕對不會逃跑也不會躲藏起來的。。因為沒辦法從這個島上出去、所以沒有可以逃的場所。。 

(一邊喝酒、還一邊若有所失)



ロシュ那你跟我這種惡魔是同伴、並且也是殺人嫌疑犯的人在海邊看海是什麼樣的感覺?想殺了我嗎? 
女主角 : 老師你醉了嗎。。
ロシュ: 我沒醉。。但。。我想醉。。能夠讓我醉的東西應該是沒有吧。。
女主角雖然不是很懂老師是什麼意思在說出這些話。。可是可以感覺得到他用寂寞又悲傷的眼神望像海的另一方。。或許在海的那邊,能夠看到什麼吧。。

(靠!!老師內心深奧到我不懂他相想表達啥?!!!!!!!!!!) 



 某天トレヴィル把女主角叫到屋頂談話、說最近因為女主角沒練劍的關系。。沒什麼機會跟她好好聊一下近況。。還說女主角很勵害。巳經請理事長直接協助調查父親這件事。而理事長也交待他要好好的從旁協助女主角。。



另一方面理事長表面上說要幫女主角對ロシュ調查、背地裏還是很重任ロシュ、還叫他查有關要匙的事情、經過回報、老師也使過女主角的劍去試塔的要匙孔、正確來說應該是學園所使用的古劍,不論是哪一把,都跟要匙孔吻合。。雖說吻合但可以肯定的事、除了劍應該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是要與劍一起才能開啟的了塔門。這點他會繼續調查。

另外也說女主角巳經跟銃士隊沒什麼交集、似乎是蠻相信理事長的樣子。
理事長也說他最大的目的就是利用女主角引出アンヌ、目前就先暫時按兵不動。。一定得在好機之日復仇成功,不然會讓アンヌ趁好機之日那天逃離島上、就沒辦法復的了仇恨。。

另一邊神密金髮的少女。。



他們知道了女主角似乎巳經依賴理事長、任為她巳經無法去控制利用了。她決定
直接從銃士隊那邊下手。。還大言不殘的說、在很久以前,他們就是為了我們做事情的。而女主角在前世是以銃士隊見習生的身份活躍。。原本是想將女主角在這世拉攏為同伴而以。。既然女主角沒辦法成為棋子、那就只有從銃士隊這邊下手。。

金髮少年說 : 但是我對這個計劃並不是全面都讚成的哦。。我當初只有說要搶在理事長之前搶到寶石項練,讓妳免於被殺、 才會幫忙妳尋找開塔的要匙而以。。

少女不滿的說 : 你少裝什麼大善人。。我如果拿到寶石項鍊就會將用這股力量將理事長給消滅掉。。你也巳經是同謀了。。 跟那個男人聯手將カステル乇ール(女主角爸爸)殺掉這事情,你應該巳經默認了吧。在不傷害誰的情怳下、結束復仇這場戲。。巳經是不可避免的犧牲了。



這名少女沒多久、就跟銃士隊アトス有所接觸!!! 跟他說明狀況、還說他手上的刻印
就是為了守護法國、為了守獲她的刻印。。

(呀呀呀!!!!不要使弄我的アトス。。。。)->誰理你 

不。重點在於爸爸不是小
ロシュ幹的好事呀呀!!!!。。冏/
 
雖然一週目被アトス從背面幹掉,我很爽. .

ˇ原來你是「含冤六月雪。。」 (看小
ロシュ
)

自從少女-アンヌ與銃士隊アトス密談後、在學校女主角就發現ボルトス
老是在注意她的包包。。



就直接問說他到底為什麼一直盯著她的包包看。。ボルトス突然說,你的包包借我看。。還硬搶女主角的包包。。結果被女主角巴了。。(笑爆)
プランシェ還說,你在幹嘛。。搶人家的包包,你這個變態。。
路人丙也加入說 : 厚! ボルトス 對女孩子包包裝什麼有興趣。。真是下流。。



ボルトス臉紅 : 才不是因為有興趣才這樣做啦。。算了算了。。現在是開玩笑的。。忘了吧。沒這回事了。。 



回到銃士隊ボルトス就跟アラミス報告這件事。。

アラミス:唉?! 你想強搶人家的包包哦。。那樣做,當然是不行啦。。
ボルトス無估的回說 : 你們不是說不要說多餘的事、安靜的調查嗎?  但話又說回來這樣根本沒辦法調查呀。。
アラミス : 果然交給ボルトス 來調查太難了。。原以為同班同學的話應該是個不錯的決定。。
ボルトス; 。。就算是同班同學、要很自然的看包包有什麼,也是不可能的吧。。
アラミス : 如果是我的話 ,應該一定就做的到 (為啥得意起來。。) 我可以很自然的讓女孩子豪無誡心的在我的面前打開包包。。
ボルトス : 臭小子。。那你一開始就說你要自已做不就得了。。
アトス終於聽不下去、你們那種天真的手段是不行的。。由我直接來問她。。



說完就走了。。留下呆住的兩個人。。



アトス趁休息時間去走廊找到女主角、女主角跟他說好久不見。。アトス馬上劈頭就問
要匙在哪裏?! 你父親應該有交給妳吧。。女主角一臉挫惡?! 說她不知道。。正要在盤問的アトス聽到上課鐘響就放女主角去上課了,但跟她說他一定會在來詢問她的。。




當天晚上、女主角又在教室溜達還跑去ロシュ的教室找老師。。並說她巳經從理事長那邊得知老師跟她父親的死一點關系都沒有。。所以想跟他道歉。。但他說他不介意了。。叫女主角快點回宿舍。
女主角突然又說 : 那個。。你巳經討厭我了吧。。
ロシュ笑說  :  為什麼會這樣想 ?
女主角 : 因為我對老師說了一堆口不擇言的話,所以。。
ロシュ : 也是啦。。不論哪一句都不是讓人聽了很順耳。。明明就巳經親口否認了跟謀殺案沒關系。。還被一口咬定是犯人。。
女主角 : 對不起。。
ロシュ: 當著我的面拿著我的戒子叫妳還我、還一臉兇樣的張大眼睛瞪著我。。
女主角 : 對不起。。
ロシュ: 還說什麼 「操縱惡魔有什麼企圖嗎 ?」 講的那麼冠免堂皇的。。
女主角 : 對不起。。
ロシュ : 「什麼都不告訴我的話、跟老師就沒什麼話好講」這種自大的話來。。
女主角 : 對不起。。那個。。。記得很清楚呢。。我問的這些話。。
ロシュ : 你這傢伙。。回答是什麼搞不好自已都忘記了。。詢問的內容倒是記得很清楚嘛。不要用那種堅定的眼神來看別人。。
女主角 : 。。真的十分的抱歉。。
ロシュ : 。。算了。。趁現在沒下雨就快點回去吧。。我可不會送你一程的哦。。



(所以這段!!!! 老師其實你很在意被女主角誤會囉!!!)`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