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P Musketeer / マスケティア- アトス路線雜談 (下篇)



返回宿舍的女主角,半途遇到女老師,跟她說她想找她聊個天、生活指導一下..
雖說女主角覺得怪怪的,似乎另有隱情。。還是帶老師往房間方向去,到達後
打開房門一看、自已房間不知何時被翻找的亂七八糟的。。。
看房間的慘狀,女主角就叫老師下次在約時間談了。。。
待老師離開後、確認了一下房間物品狀況,發現什麼也沒被偷走。
還猜說莫非有人想要來找要匙?!



隔天女主角就跟アトス報告昨天遇到的那名少女所對她說的事情。
他就跟組員分頭調查讓アラミス與ボルトス去調查有關黑色惡魔的事情
而他要從學校背景及ロシュフォール身邊著手調查、基於ロシュフォール
是銃士隊的顧問,アトス認為可以以隊長的身份想辦法從交談中套出一些情報來。
還利用了銃士隊的特權在圖書館查出了ロシュフォール之前有提出出請出島去辦事情
那時點跟女主角父親被殺的時間不謀而合。還說暗中調查也不至於引起學生的恐慌。他與女主角發現女老師似乎跟ロシュフォール有關系,還跟監貼在老師們外偷聽。聽到了ロシュフォール似乎被女老師給叫過來、還親蜜的叫他ロシュ,



他很不耐煩的叫女老師有話快說、但女老師慢條斯理的挑逗他說,這裏也是有床,如果不在多靠近她一點的話 ,她是不會跟他說任何重要的事情...(坐過去後)又發花痴說不抱她的話,就不說...(又抱了) 結果她又繼續要求ロシュ...,

(。。。不能抱的溫柔一點嗎????)



(翻桌!!!! 原來你們有一腿!!!)冏

他終於不爽了、就說你是想讓我生氣嗎? 有話就快點說。。她就提出是不是他
去女主角房間搜查、見他一臉迷惑,又說果然不是你、還說如果是他做的會做的
不著痕蹟才是...還說要匙在那孩子手上吧,不知道到底藏在哪裏??她知道那座塔上存放著足以動搖國庫的財寶...還說那鑽石有12個,她的話應該有資格擁有其中幾個鑽石。聽完她的話, ロシュ也不答腔,就叫她放手人就一言不發的出去了。女老師很不明白的說:房間又沒其他人.....被ロシュ給痴之以鼻。

兩個狗仔組、貼在老師們外偷聽完回アトス房間熱列討論老師們的不倫戀情?!
アトス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有一腿?、還比喻說 這種時間,妳不是也在我房間
那我們也不是那種關系吧? 

被女主角回說:是嗎 (疑問句)、 ?



アトス: (大驚) 唉!!? (他在回想有對女主角下手過嗎??。。。)

還說アトス只到目前為止都沒做過這種事、不太可能會那樣(?)
。。。身為銃士隊隊長、又是個前輩。。。



アトス: 哦。。是這個意思哦。。

(アトス知道她指的是協助她調查真相的事情)。。。

(而不是指兩人關系進展的那檔事)

結論就是以後除了要注意小ロシュ、連女老師也要密切關注。。講完女主角就說要回房了,アトス叫她多待一回,。。。(你想幹嘛。羞)



說他有點心問女主角要不要吃?! (想以食物拐女主角上溝??)

 

(可惡,臉紅好萌。。)

還說現在離熄燈就寢的時間還很早、不用那麼趕著回去。。。
女主角就為了食物留下來了外加飲料。。。

這事過了幾天,女主角跑去銃士隊聽アトス將調查好的事,對她做了簡報。
小ロシュ任職前的事、還有金星、月亮、太陽三連星時的事情的資料給女主角
他叫女主角在銃士隊讀這些資料等他們,在來他打算去找理事長談這件事情。
看理事長有什麼反應、還很貼心的叫女主角什麼都不用擔心 。



見了理事長就開門見山的跟他說,有學生委任陳情託他們調查小ロシュ
是否有跟惡魔勾結、還涉嫌殺人。。。故他希望理事長能協力調查。
理事長雖說由銃士隊對銃士隊顧問週遭展開調查的委任案件是前所未聞



但若是ロシュフォール被查出有罪的話,身為他的頂頭上司的他,也要
負起一部份的責任 。就說要幫銃士隊。。不過他認為ロシュフォール
是本校的重要教師、請銃士隊要公正的調查。

アトス還故意跟理事長放話說有另外一名學生陳情,理事長跟ロシュフォール老師是一夥。。。理事長忙著說沒這回事、還問了那名學生的名,但アトス說為了保護當事人,就不公開他的名字了。。。



當天晚上在房間女主角就在回想アトス去理事長事回來跟她報告的事情,理事長對於他提問的黑幕真相,神色與態度都沒有因此而動搖、現在只要觀察他們會如何行動即可。。要女主角這個時期,除了上課時間、不要跟ロシュフォール單獨相處,必須接受銃士隊的保護。

(其實我覺得アトス簡直就跟理事長挑明的講了嘛?、這樣不是更讓敵方知道銃士隊全員都是對手了嗎? 莫非是。。。不入虎穴、煙得虎子 )



沒多久女老師敲門進來說有事想跟女主角談、還叫女主角一邊夫腳一邊聊?!
很直接的問女主角知不知道學校附近那座バッキンガム塔的事情,那座塔
裏面有無以估算價值的寶物、如果女主角擁有那把要匙的話,希望跟女主角一起分享那批財寶。。但看女主角一臉茫然,見問不出什麼情報、又改口說那僅僅是個謠言羆了、就走了。。



隔天早上登校,ブランシェ興高彩烈的跟女主角說學校的創立祭快來了。。
那天一整天都不用上課、學校還會舉辦舞會、見女主角不怎麼期待,還說
一年只有一天可以跟心儀的アラミス與アトス邀舞的機會。。
ボナシュ也插話進來說,他要訂制新衣跟アトス跳舞..
女主角吐說 ,男同士也能邀舞?。。 兩人沉醉在跟心儀對像跳舞的想像裏。。



突然其來,女主角拋下一句,希望的話,就能跟喜歡的對像跳嗎?
馬上把他們兩個拉回現實。。。(笑爆)



兩人都說想歸想啦,雖然去年アトス也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跳舞,而アラミス
則是競爭對手太多、ブランシェ也是不願放氣。語畢就回教室了。



在來就碰到眼鏡學弟、女主角還趁機向他打廳關於バッキンガム塔是否有什麼
奇怪的謠言。。學弟只有提到很多學生在塔附近有看過行動迅速的黑色影子
目前沒有聽過有學生受害過、大家都說是某野生動物、如狼、狸、等等





當天深夜、女主角約アトス前往バッキンガム塔、拿了許多她們之前搬家的要匙
試看看能不能打開塔門。試過發現全部沒辦法。。アトス說仔細看一下要匙孔
他認為這比普通的要匙孔還要大一些。アトス判斷可能有什麼東西,是被
稱為「要匙」的東西. . .



女主角就回想,他父親有送過她的一些東西,如衣服、靴子、書本等。。
這些都不像可以開門的物品、後來想到她的劍是父親的遺物。一試
竟然可以吻合、但門還是豪無反應。



アトス還叫女主角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是女主角父親最重要的東西。。。、
什麼都行。。她回說就只有一些天文資料、還有圖片。。。



還有我吧!!!但我又塞不進鑰匙洞孔。。冏/



突然聽到有人喊他們說 :不要靠近塔。。。莫明其妙跳出來一隻惡魔
來勢兇兇的模樣、讓アトス連忙叫女主角躲到他後面去. . . 女主角也
感受的出來此惡魔以前遇到的惡魔等級完全不同。。。



アトス他們遭受到冰之魔力的攻擊,兩人腳都被凍住無法自由行動。
在那時一陣閃光。。。。、

アトス也變身成惡魔之姿。。。在一陣你來我往的攻擊之中。。



アラミス與ボルトス也趕來助陣。。。為了對付惡魔,兩人也變身了。。。
水之惡魔見寡不敵仲,就徹退。。



女主角簡直不敢想信銃士隊全員竟然全是惡魔,就很氣他們為什麼
都沒跟她說清楚。。。 明明希望調查清楚惡魔的真實身份、但卻對惡魔
本人敗託這件事。。。變回人姿的他們,就由アトス對女主角解釋。。
他說他沒注意到時就巳經是這個樣子了,回想起來、應該是在跟女主角
第一次相逢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們一如往常的在森林裏巡羅,突然一陣閃光、接著身體一部
份就痛了起來。。是那種連呼吸能感覺的劇烈疼痛、接著他們就全部變身了。
他們三個在不同的部位,就像一出生就存在的黑色百合刻印在身體的部份。
他是手背、アラミス是胸、ボルトス是手腕。。就算清洗,或做任何事都無法
將黑色百合印給清除掉。。自從擁有惡魔之力,就無法離開這座島。。。、
可能是一種魔力吧? 惡魔將他們三個全部封印。。



解釋完後的アトス也說就算是現在這種狀況,身為銃士隊一員守護學園
是銃士隊的責任 ,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他會將所有的真相調查清楚。。
對於他的解釋,女主角也說她都能理解、只是目前需要點時間來整理自已的思緒
或許明天,能夠更為釋懷。。故暫時讓她先靜一靜。。就回宿舍了。。



隔天學校的休息日、アトス看到女主角在頂樓,就跑去找女主角談
還怕女主角討厭他靠近她身邊、還在猜說是不是待在身為惡魔的他旁邊,讓她
想起父親遭遇到不祥的那件事情嗎? 很恐慌的問女主角是不是怕他...?
但女主角說她知道他們絕對不是以自已的意志變成惡魔的,也了解至今他們銃士隊仍會守護校園、只是還是希望アトス他們可以直接親口對她說、如果說清楚的話、她也會有我們是同伴的認同感。她覺得她自已很孤單、難過。。アトス說:我說過了,我沒打算從妳身邊離開、絕對不會讓妳一個人。。

盡管那樣說,女主角還是跟他約定,不能讓她一個人,也要讓她一起去調查為什麼他們會變成惡魔的真相、還有要如何才能變回人類的方法。女主角也跟他道歉昨天反應那麼激烈、還口不擇言、明明他們是那麼拼命的
在跟敵人戰鬥。。。アトス回說:別擔心、就算你說了什麼、還是做了什麼,都不會停止我會守護妳這件事。。。



小兩口和好後,女主角問他能不能摸他的手上的印。。。還說就是因為
這樣,才一直帶著手套。。。



(行看手套之名、行調戲之實。。。)



當天晚上銃士隊就開了軍議(?) アトス說昨天控制冰的惡魔的等級跟至今所碰到的惡魔完全不同、不要把他當成一定能戰勝的對手來看比較妥當,所以接下來的最好是能有狀況就能馬上相戶支援的行動來考慮。像在島上內側及去森林巡羅時,注意一定要兩人一組才能前去 (唉!! 銃士隊也才三個人

每天也要有人當女主角的護衛。。。總之近幾個月惡魔出沒激增、在這樣下去學園的學生遇害也是遲早的事情,如果不快點動手決解的話是不行的。至於理事長與ロシュフォール表面上就暫時維持原計劃,私底下盡快查個水落石出。。。

就這樣每天アトス就來接女主角上下學,還到教室為止。。。
羡殺全校女同學們。。還引起不小的騷動。。



連在學園際當天、也是問アラミス說女主角人在哪?被アラミス說像創立祭這類的
應該給女主角一點自由、畢竟是跟所有學生在一起比較不怕危險。。。



被不以為然的アトス說,是這樣沒錯,但他只是想確認她目前所在的位置而以。。
在大廳中,女主角發現アトス穿禮服站在那邊,陸續都有女生向他邀舞。。
被他冷冷的回絕,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歡跳舞,請找別的人跳吧。



另一名女學生也來叫アトス跟她聊一下天。
又被他回:不好意思、我不太會說些討女生歡心的話、請找其他的人聊會比較快樂。



每個去約的女生全部碰釘子,原本大家還以為他最近似乎有變的比較不同。。
結果只是女主角限定。。。女主角跑來找他抬摃,還問他在幹嘛..
アトス: 在看你。。。() 靠,口花你也很行嘛
下一秒就說,在這邊觀看比較看的到全體的狀況。。。(指護衛的工作)
原本他要女主角不用顧慮到他、盡管去跳舞就是了,但女主角覺得禮服都穿,也站在會場了,若不跳舞、哪算參加學園祭、且會場的另一面アラミス也在跟別人跳舞、
アトス還推拖說アラミス跳舞也算工作之一,因為大家都會很高興。。最後盧不過女主角說她也想要跳舞。。。就把女主角帶到頂樓去只有兩個人跳。。。



女主角: 太好了,實際上對跳舞也不是很勵害,
在這邊的話就不會覺得很害羞了。



アトス:  你不認為就是沒人看見,才覺得不好意思嗎? 
女主角 : 唉?!!!  
(女主角沒意識二個人單獨相處)
アトス :。。 沒什麼。。

接著就跟女主角順著曲子、靠的很近的跳起舞來。。。還說是因為想跟女主角
單獨相處才帶她上來這邊跳舞。。






隔天中午午吃飯,眼鏡學弟就說快要到ノエル祭了,ブランシェ要手識毛衣給アラミス
當禮物 被ボルトス說,アラミス去年也是收到一堆圍巾之類的手工編織物
各種顏色都有。。ブランシェ為了想突顯跟別人送的不同說她要自已染、被女主角誇說她會自已染、很勵害、難怪她的手沾滿藍色染料。。

眼鏡學弟吐說穿上那個毛衣的話,若掉色那アラミス前輩不就變成藍色的嗎?
ボルトス馬上說 :倒是很想看看變成青色的アラミス。
聞言的女主角聽了說,ノエル呀,那我也也織織看好了。
兩個很訝異的同時喊:。。送誰 ? (兩個都暗戀女主角?)
ブランシェ說: 那初學者開始編的話,先挑戰一下圍巾好了。。
ブランシェ後來又想想接著又說: 圍巾可能沒辦法,搞不好變成毛料的毛巾來著。
ボルトス:就說不能吸水的毛巾、他不需要。。(疑! 人家又沒說要送你)
學弟說 : 他需要。。女主角馬上說那眼鏡學弟需要什麼禮物。逗的學弟很樂





當天放學,アトス依舊來接女主角下課、也邀她去海邊散步、她就趁機跟アトス叫他不用特地每天接送她上下課、她認為只要不要太晚回去,一個人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怕アトス為了她,反而造成他工作量增加、畢竟平常他就很忙。

アトス說沒關系、銃士隊事務也還其他兩名隊員會分擔、叫她不要為他擔心。還提到搞不好他們為了爭奪塔的要匙,會想要來綁架她也不一定。所以留在他身邊。。後來又改口說不要離開我們銃士隊身邊。



アトス又問她今天有什麼高興的事嗎? 看她中午吃飯跟他們一夥人談的很快樂

 (疑!!!アトス到底是躲在哪偷看?) 

她就說他們在討論ノエル要做什麼的事情。
アトス就問她說: 那她有可以一起祝慶的對像嗎 ? ..(又說) 我知道,對你說還太早。。
女主角馬上說:真是失禮,她也是有少女情懷的。。雖然至今一直在沉睡著。。
アトス就笑說:那妳的乙女心是什麼時候開始覺醒的。。如果一直沒覺醒那怎麼辦?
女主角 :不可能有那種事。。。大概。。。
アトス :大概。。?
女主角: 由於父親的事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以前像戀愛這類的心情。。都不會去注意到。。自已真的能夠真心的去喜歡上某人。。嗎? 但是或許到那時。。還是有可能會跟很棒的人談戀愛。。。
アトス : 那你的少女心在一直沉睡的這段期間、有幻想過是什麼樣的情形嗎?
女主角 :如果只是ノエル的話,倒是有想過。。。ノエル的晚上、王子殿下捧著花束
到我的房間來。房間內燭影搖晃。。我們一起吃好吃的蛋高 。。然 後王子溫柔的微笑對我說。。。
アトス : (靠的超近的) 說什麼呢?   (語氣不要壓低呀!!!!!!)
女主角 : 說 「喜歡你。。。」 
アトス:。。。。。



講完兩個都超恥的。。明明就只是女主角在情境幻想。

アトス臉紅超萌的。。



アトス: 你臉紅了。。。
女主角:不好意思,果然說這類的話,還是覺得很不習慣。。那只是小時候的戀愛憧景
請你把他忘掉。。。。
アトス : 怎麼辦呢?  好像忘不太掉。。。如果你在ノエル的晚上沒有對像一起過的話。。就跟我一起過吧////  因為我不會讓妳一個人。。。
女主角  :(唉?! 原來是指護衛的事情) 那請多多指教。。。



後來幾天,愈來愈多的學生都有看到惡魔、謠言愈傳愈大、學生們
的心都巳經被恐懼給動搖。。



另外一邊理事長在聽了ロシュフォール的報告後,知道女主角真的是握有塔
要匙的關鍵、背地裏巳對ロシュフォール發出要將女主角歹補的命令。。。



校方也在公布欄貼出,夜晚禁止外出的公告出來。。而アトス這邊的調查
也陷入膠著。。。 當天晚上アトス護送女主角回房、遭受到一堆使魔的攻擊。。。



アトス叫女主角一個人先跑回宿舍躲藏。。使魔由他一個人應付。。隨後才去女主角房間報平安。女主角很不捨アトス為了保護她弄的到處都是擦傷。。



並幫他包紮傷口。。。女主角就提議,與其這樣一直跟不知正體的敵人纏鬥、,還不如以她當爾去接近敵方,才能更接近事實的真目。但アトス非常反對 ,認為對女主角而言太危險了。還叫女主角不要太焦急。。急著想知道真相。。但她說她並不是焦急,而是在擔心アトス、認為他無時無刻都是把她看的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的在保護她。。
所以才擔心他、アトス還故做堅強的回說,他身為銃士隊隊長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敵人給擊垮。。叫她就放寬心,要回房還說他是女主角的護衛,守護她是他的任務。叫她不要太在意這些事。。。一出了門外。。



還小聲的說。。不是護衛了。。巳經不是單純以護衛的心在守護他。。。



隔天美術課,老師叫大家自由活動去找目標畫畫,女主角就去找了一處地方正要做下來畫畫時、發現之前那位金髮少女在樹因暗處小聲的示意女主角?

叫她坐下照平常一樣畫畫。。一邊對她說她知道銃士隊惡魔的事情且バッキンガム塔裏中有由12個鑽石集結而成的項鍊。目前有兩個寶石遺失了、寶石本身擁有無可預測且強大的魔力。

若此物落在理事長他們手裏、一定會將這股力量用在邪惡的事物上。。
他們是那種為了自已的欲望,學生們的生命都可狂顧的惡徒。
既然寶石具有強大的力量、當然應該也可以讓惡魔變回人類。。

12月31日為三連星之日,是惡魔之力將會被適放出來的極好時機。
如果不在那天之前,先將項練拿到手,並將理事長打倒,,她就會被殺掉。。
因為她知道太多的事情,對理事長而言是一種防礙。如果想要幫助銃士隊與守護學園、就要將惡魔的總帥-理事長給打倒。。。。
她也告訴了女主角關於她的名字叫アンヌ
語畢,恰好ボルトス來找女主角,她就又一溜煙的走了。

下午的劍術課

女主角這班的學生們都在接受ロシュフォール的劍術指導、
ロシュフォール以兩人一組做為練習的對像。。



當快下課時、ロシュフォール叫女主角與ブランシェ一起幫忙將防具搬到倉庫去。
中途時老師以課程束為由先叫ブランシェ回教室、剩下的由他與女主角來搬運既可。。。ブランシェ回去後,ボルトス驚覺女主角不見了,才由ブランシ口中得知,
女主角被老師叫去倉庫幫忙。。ボルトス馬上衝去倉庫及其他地方找尋女主角的踨影、連アトス知道此事,也分頭幫忙找。。

被強制帶走的女主角就說老師果然是敵人。還質問老師想得到塔裏的東西,有什麼企圖,還一直大聲嚷著老師他們想找的要匙,絕對不會教給他們。。。



覺得女主角很煩的老師一直下手打女主角。。。(幾乎是問一次,打一次。。)

(靠!!這個男人真是變態加爆力,不要說是騎士精神了,連紳士風度也沒有)

終於アトス在バッキンガム塔附近發現了ロシュフォール在歐打女主角。。。



看到女主角被打、整個大抓狂。。。就變身了。。

アトス:你竟然做這種事。。。殺了你。。覺悟吧!

 

結果老師也變身了。。。還是之前那隻水之惡魔。。。



兩個人一陣冰、一陣火打的非常的激烈。。。這時ボルトス也趕過來幫忙。
使用地之力加入戰局。。ロシュフォール見誘拐計劃失敗,就又逃跑了
為了不驚動學園生徒們 ,不能以惡魔之姿去追他,就暫時先變回人姿
一起回學校去。



當天晚上銃士隊全員都在討論老師是惡魔的事情,想當然爾,老師惡魔身份都巳曝光、就沒必要在待在學校偽裝成老師了。。學校找不到他的踨影。。
アラミス還說 :「アトス失去理智、馬上變身,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
還說他們就這樣開打起來是不智之舉,對手是個強敵 。。ボルトス也承認他們三個人的能力,只能跟水之惡魔打成平手羆了。。(天呀,銃士隊竟然。。那麼弱。)

アラミス還猜說老師若是惡魔的話,搞不好使魔也是他操作的。這時女主角就說出早上遇到叫アンヌ的金髮少女對她說的事情,アトス說那名少女講的話可信度很高,都跟他們現有的手邊之料不謀而合。在加上老師若是惡魔的話,理事長是惡魔的可能性也很高。這樣的話戰鬥起來的話、不止學園,可能整座島就會被捲入。。



アトス決定,明天是每個月例行性由銃士隊主持的朝會,他想要跟全校學生們公布
ロシュフォール的身份。アラミス覺得理事長若真的是跟老師同夥的,就要提防他比較好,通常理事長不會參加朝會、為了以防萬一アラミス要去監視理事長的動靜,若有狀況可以隨時通知應變。。アトス還拿出地圖來看說除了通知這些事外,還要安排學生如何避難躲藏。島上潮水還有五日才會退潮、那時才能指引學生出島。。。

討論完後就各自回房、女主角發現アトス還是在學園裏晃來晃去沒休息。。看到女主角沒回房,他還說要送女主角回房休息,被女主角認為比起她,アトス才是目前最需要休息的一方。



アトス也坦誠明天的朝會是個賭注、他要預先想很多狀況,不斷的在腦海裏模裏演練才行。女主角原本還想跟トレヴィル(她的金主)說明這些事、在アトス的反對之下,怕說老師也是敵人那一夥的人。。因為アトス都沒休息,故女主角也說要陪在アトス身邊。還說一定要找出塔裏的要匙,使用寶石之力,讓他們變回人類、在一起離開這座島。。。

翌日12/22日月例朝會。。



全校學生都在期待銃士隊的演說。。正當アトス要開始對學生們說明真相時。。
水之惡魔出現在會場內,一陣騷動、惡魔開始發動冰之術、讓學生們無法動彈。。



還舉起冰劍也不管對像是手無寸鐵的學生、到處亂攻擊。。還歐打在旁驚慌失措的
副班導。。看到亂傷害無估的ボルトス,耐不住性子,不顧アトス阻止、就在全校學生們的眼前變身成惡魔。。。為了幫ボルトス應戰的アトス也只好隨著他之後變身。。



沒想到一看到兩人變身的水之惡魔,竟然故意說:

同伴們,攻擊學生!! (你好賤呀!你這個變態老師。。)

每個學生都陷入慌亂到處亂逃命,盡管女主角拼命想跟大家解釋他們兩個人
並不是水之惡魔的同伴,是要保護他們才變身的。。在當下,根本沒半個人聽
女主角的解釋。。。理事長還故意趕來、裝做什麼也不知道的質問原來他們兩個
是惡魔的事情。。ボルトス氣到想衝過去亂打 ,被アトス認為動手的話,會傷及無做的學生們就制止ボルトス並叫他先從這邊徹退。也帶走了女主角打破窗戶逃出學園。



理事長趁機跟學生們宣導,他們兩個人是惡魔 ,是這個學園所有災難的元兇、像這樣的傢伙,要將他們銃士隊的身份給除去。。並通知所有與學園相關者、以罪人的名義全力通缉他們兩個。



這時逃出來的三個人,被水之惡魔緊追不捨 。。為了方便逃命、兵分兩路。。
但水之惡魔猛追跟隨著アトス的女主角,眼看就要追上來了 ,為了拖延讓女主角先行
順利逃走、アトス跟女主角約定以バッキンガム塔為中心、叫她在塔附近找個地方躲起來並由他來將敵人拖延住、之後會與女主角在塔附近會合。拼命逃命的女主角一路上都在擔心アトス的事情,怕他沒辦法應付水之惡魔。結果不小心跌到斷崖底下去。

掉下去的女主角發覺運氣很好只受點輕傷、不過完全看不到塔的方向。。為了遵守與アトス的約定、努力在森林裏摸索前進。。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天色變暗。。才終於有聽到前方似乎有海浪聲。出走森林直達沙難,終於有看到塔的踨影。。。

還狂唸アトス的名字。。這時聽到令人安心的熟西聲音,定神一看發覺是アトス。。
在也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緒,投向アトス的懷抱。。。



唉!!預知結果如何,請看下回分曉.. .  (還有終章哦//)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