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2  愛おしい人の声

劇情從ラウル亂入,想搭訕女主角開始,被天使
誤會她們兩個搞曖眛管女主角強力否認喜歡ラウル、但也坦誠ラウル是個粉不錯的男人、此話讓天使更不爽、擺臭臉給女主角看,還挌下狼話說不會在教女主角唱歌,兩人的談話內容,被折回休息室想送女主角回家的ラウル發覺,面對ラウル的狐疑質問,她當下含糊過去,堅稱房間只有她一個人。。隔天支配人リシャル也告知女主角,叫她回原來的角色慢慢累績實力、讓女主角相當失落、沒多久ラウル又來找女主角談論有關怪人的事情、並叫女主角最好留在家裏,避風頭、雖是這樣、歌劇院公休、女主角仍想親自見天使一面。。就返回歌劇院、



奇怪的是、歌劇院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警衛比平常多一倍,在編理由說「有非今天取得不可的重要物品」成功的說服了リュカ、得到他的幫助,並順利溜進休息室。。



天使悲傷的又出現在女主角眼前、不發一語,當女主角詢問他是否為怪人時,她眼前的天使馬上幻化成穿黑色斗逢、載面具的怪人、怪人隨即將女主角給迷昏。。


就在半昏迷狀態的時候,女主角一直覺得有人在溫柔的撨摸她的頭髮、在耳邊呢喃著。。


「如果做的到的話,真想現馬上就擁抱妳。。那樣的話,我就沒有自信能夠壓抑自已的情感。。
(
男人一邊訴說,一邊用微微佔抖的手撨摸著女主角的臉頰。)
明明巳經決定好、要在一旁守護著妳。。為什麼是ラウル。不管是哪個傢伙接近你、我絕不原諒。。如果妳成為那傢伙的人的話。。我。。

待女主角輕醒時,才發現怪人激動的打算將她給掐死。。不禁脫口叫他住手。。怪人似乎才喚回自已的理智、不斷的用奧悔的語氣、跟女主角道歉,接著就離開了房間。

她環顧四週、房間內並無窗戶、但該有的傢俱、與生活用品一應俱全。。突然聽到房門外似乎有鋼琴的聲音、不自覺得推開了房門,看著怪人一邊彈琴一邊作曲。。明明知道應該要趁機逃跑、卻被琴聲給吸引住。。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怪人為何將她帶來這裏。。



怪人停止彈奏、用充滿後悔的語氣、告知女主角離開的路徑、就自顧的繼續 彈奏。。。她不解的望著怪人、又想到怪人教她練唱的期間、也從未對她做過什麼事、不知道從何由來的一股信任感、讓她打從心底的認為、眼前的人並不是壞人、而她說什麼也無法扔下他而潚灑離去。。

怪人同意她留下來,但不準打探他的事。。房間的一切陳設跟日用品都是新的、為了她而準備的、還準備了三餐。。兩個人靜靜的用餐、怪人坦誠兩個人吃飯比一個人吃飯要來的美味。。這點讓巳無親人的女主角感觸良多、又發現怪人其實對她很體貼。。

當晚她住下來、又夢到被人追殺的惡夢、不同以往的事,夢境中又出現一名黑髮男孩、擋在她跟殺手之間、鮮血染成一片、她就從夢境驚醒了、愈是想要回想起那名男孩、頭痛就愈烈。。突然又聽到美麗且哀傷的鋼琴聲。。。出了房門、遇見了怪人、似乎巳是早上了。。見到了女主角,怪人也停止彈奏、詢問的結果、這是首未完成的首子、雖說她心裏有千百個疑問想問怪人、



但怪人並不打算說起自已的事情、還希望女主角能夠為他而唱。。甚至提議女主角能夠跟以前一樣練唱、他並沒有放棄讓女主角成為首席。。

「妳的夢想若能實現、將是我唯一的救贖、妳的成功將是照亮我唯一的光。。」聽了他的一席話、得知她其實是有才能的、女主角就欣然同意他的幫助。。就這樣日子就在練習中一天一天過去、而女主角也非常努力、即使一個人在房裏休息、也自已練習。。


那天在房裏、由於離開多日、不禁有點脫口而出想念友人、及歌劇院。。還有關於。ラウル。此話被敲門進來的怪人聽到、有點不滿。。。


練唱時、怪人的指導比平常還要嚴勵、讓女主角有點害怕而頻頻出錯、搞的怪人也停止彈奏、還逼近質問她是否心中內有他人、才會無法專心。。看到女主角害怕的樣子、才又回覆以往、並泡了紅茶及女主角愛吃的點心讓她休息。。



還對女主角充滿抱歉,並坦誠是因為過於嫉妒、才會在練唱時那麼嚴格。。、女主角認為他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傷害了別人也會很自責。。


隔天練習時、由怪人練唱給女主角聽、歌唱的函意都在訴說情意、讓女主角有點不好意思,卻被怪人誤會此舉讓女主角聽了不舒服、就不唱了。。



那天晚餐、女主角急於跟他解釋,她只是認為他的歌聲非常的美。。讓她聽的很入迷



女主角的坦率讓他真情流露的說出其實他是想著她而唱的。。還情不自禁的上前親吻了女主角。。又忽然查覺到自已的失態,而叫女主角忘了這件事、便自個回房。。突如其來的一吻擾亂了她的心。。


夜裏、起來喝水的女主角,聽到怪人房裏傳來痛苦的呻引聲、擔心的她就冒然的進入怪人的房裏探望。。被惡夢驚醒的怪人、叫女主角回房不用管他。。
看到他一副痛苦的模樣,讓女主角很不捨,想也不想的抱住他。。兩人就相擁而睡。。



隔天、怪人一如往常的準備早餐、還感謝她昨晚的陪伴。。那晚、怪人房裏仍舊傳來痛苦的呻引聲、女主角仍跑去怪人房裏關心他、可惜怪人叫她趕快回房。。



怕女主角繼續待在他房裏、他會把持不住自已想擁抱她的念頭。。還自嘲自已是個沒人愛的男人。。女主角聽了不以為然、又返回他房裏、跟他告白。。

「不要在說你沒有人愛、因為我。。愛你。。」

接著兩個人就滾床了。。。



隔天為了慰勞怪人的辛勞
,(?)

女主角決定自已下廚、怪人就出門買菜、還在桌上留紙條、
「想回去的話、就回去吧、鑰匙放在他房間的桌上。。」

看到這樣的紙條、她心想就更不能一聲不響的回去,便去他房間探險 (?)



還被她發現、怪人桌上的信件信封款式 很像一直以來援助她金錢的恩人、又找到幾封信上寫著神父名字的信件。。



怪人回來後、女主角就開始著手做煮飯、做菜、可惜笨手笨腳的、讓在一旁看的怪人很想插手幫忙、被她給窒宛拒了。。當天吃飯。。端出失敗的料理出來。。不過怪人還是吃的很快樂。。



隔天,女主角被熟悉的曲子給喚醒,還一度猜說是否是失散多年的哥哥、很好奇的問怪人為何會知道她爸爸生前在家鄉常彈給他們兄妹聽的曲子,怪人只有輕描淡寫的說,偶然學到的。。讓女主角相當好奇他的身份。。



就動手去拿下怪人的面俱、此舉讓怪人非常的驚慌且生氣。。而女主角也訝異面俱底下的怪人、竟然是被利刃的傷口。。怪人認為女主角鐵青著臉,肯定是被他的外表給嚇壞了。。




不由分說的將女主角帶往出口處。。叫女主角回去。。盡管女主角不願離開更不願意以這種方式分手。。也改變不了怪人的心意、被推了出去。。怪人還不斷的自嘲自已像他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擁有幸福。。當初為了救女主角、只能選擇殺了養育他的老婆婆。。。


回到家的女主角,不斷的自責自已做了一件無法捥回的事情,為在也見不到怪人而感到難過、當晚、夢到那名小男孩為了保護小時候的她、而被刀子劃傷了臉。。



她隱約的想起那名黑髮男孩的回憶了、還跑去她小時候的那間教會去跟神父詢問金援的事情、才知道那名男孩的名字叫エリック、同時也証時夢中的事情確時是發生過的回憶、只是當時她年紀太小、驚嚇過度發了一場高燒,將這段不好的回憶給封住了。。

沒多久就又回到劇院練唱,還騙關心她跑去她家探望她的執事說她不在的這段時間、只是出去旅行而以。。在歌劇院,同事還跑來八掛說,那天她回休息室取東西時,劇場裏的警衛被殺害了、每個人都在懷疑會不會又是怪人幹的好事。。

雖然劇場的每個人傳的繪聲繪影的、可是日子仍在繁忙的練唱中平靜的渡過。。怪人甚至也沒再單獨出現在女主角面前。。這時ラウル遠征也回來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劇院探望女主角,可惜女主角一想到跟她有所關系的人,都會被怪人殺掉,就對ラウル很冷淡、甚至有意的找理由避開他。。。

沒多久 怪人終於展開行動,亂丟滿天垃圾 警告信、
內容不外是要讓乇冫シャルマ好看。重點當然是希望女主角能夠當上首席。。



每個人都撿到怪人發的警告信,資深女首席看到更大為光火、還一口咬定女主角跟怪人
是否有一腿? 狠狼的羞辱女主角一頓。。




結果當晚資深女首席就遇到怪人現身警告她,還被細線嘞昏迷。。被執事給叫醒、就把氣給出在執事身上,認為都是他們劇院警備不夠深嚴、才會害她遭遇怪人的威脅、執事很客套的回覆、見資深女首席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幫助,就自討沒趣的走開、沒多久就有一位自稱是資深女首席的粉絲,說要替資深女首席出這口氣。。

幾天後整個巴黎的號外就是有亂寫關於女主角與怪人的關系。。多數的人並同情資深女首席、得知消息的ラウル也跑來找女主角,


但女主角幾經考慮,仍舊選擇不將她與怪人的事情說出口、害ラウル很落寞。。
某晚當女主角要回家時,就被不明人示給預圖綁架、


好在怪人及時出現、而那名綁架犯也供出是資深女首席指使後就被怪人放走、才剛鬆懈下來時、就又出現一位身深黑斗篷亮出刀子的傢伙打算對怪人不利、可惜武芸敵不過怪人、就耍了賤招打算攻擊女主角,就在危險之際、怪人以身保護了女主角、中了黑斗篷殺手一刀、




也隨即用暗器攻擊了殺手拿兇器的手腕。。準確的命中殺手,讓他痛的扔下了武器、以受傷之軀抱走女主角逃跑、閃進了密祕通道、直通了女主角的休息室、還關心的問女主角是否有受傷、得知女主角一切安好、就又急忙消失,讓擔心他傷勢的女主角心疼不巳。怪人的血跡 直通到鏡子,讓女主角猜想是否有暗道。。還連忙將地上的血跡 給擦拭乾淨,怕血跡 會曝露出怪人的藏身之所。。。


出了休息室迎面遇到執事關心問候,還告知了企圖綁架他的暴漢巳死了,讓女主角有點震驚,當時怪人並沒有置綁架犯於死地。。。還故做鎮定,清描淡寫的說她並不知道暴漢死掉這回事。。 那晚原本打算回家的女主角實在太擔心怪人的傷勢,故又折返劇院的休息室,看能不能經由通道探望怪人。。



幸運的找到暗藏的機關順著血跡進入地下室的密室、在房間發現正發高燒痛苦的呻引的怪人,連忙取水與毛巾整夜握住怪人的手、看護著怪人。。待怪人意識清醒後看見女主角陪伴在身旁非常的驚訝,還怯生生的問女主角,不怕他的臉嗎? 女主角這次堅定的回覆說她並不怕。。原本要幫怪人取藥的,但在怪人的指示下拿出藥草做藥,那股藥草味讓女主角又回想起小時候與エリック的相處形情,那名小男孩エリック也曾經自已做藥給她父親喝。。

盡管怪人認為女主角續繼待在他這邊,不太妥當,但在女主角的堅持之下,不僅幫他包紮了傷口,還餵了他吃一點稀飯、甚至陪他入睡才回去。。


出了地下室連接到附近的暗巷,走回大馬路,巳經是清晨了、還遇到劇院同事リュカ、不似以往的語調詢問她為何會在此處閒逛,但被女主角給含糊說自已只是清晨散步的理由帶過、當天去劇院練唱、リュカ與メグ又跑來跟女主角八掛一下,還發覺到リュカ在手接團員歸還的要匙,手腕似乎受傷的感覺。。

在來由於是劇院即將展開五週年公演,故團員們每一個人都繃緊神經、努力練唱,但支配人リシャル下達由女主角跟資深女首席兩人以實力來分看這次公演由誰當主役。


回到休息室的女主角很快的就發現怪人F發了封要感謝她的照顧,晚上八點要去她家迎接她。。




到了約定時刻上了馬車,怪人很高興女主角會赴約。。
言談間、
透露出怪人似乎嚴重欠缺關愛。



兩人還在廣場光明正大的散步、怪人也老實招了說他其實是那個魔術師,之前就注意到她的存在,還老實招說由於女主角可愛又專注的看著他表演的魔術,讓他失神犯了小小的錯誤。。

怪人還邀女主角到地下室共進晚餐,正當女主角當面詢問他是否多年來送錢援助她的生活,及是否為那名男孩エリック時,怪人突然神色不對的急忙保護她


原來那名殺 手又出現在他們面前。。相似的場景,讓女主角想到那名小男孩也是如此不顧危險的挺身出現在她面前用身體護著她。。



自然而然,被封住的回憶解開了,讓她想起小時候與男孩相處的點滴、不禁脫口而出「エリック、不要死」。。

由於女主角的喊叫而受到動搖的怪人、挨了殺手一劍、殺手又回過頭來挾持女主角當人質、冷冷的叫怪人將武器給扔掉,及斗篷底下的暗器給繳出來、正當假裝繳暗器的同時,怪人搶先射了一張牌正中殺手拿兇器的手。。及不知何時纏住殺手兩手腕的細線將殺手拉離女主角、還撿回自已的武器、不留情的斫向殺手腹部。。還趁勝追擊的撲向殺手,打算給予制命的一擊、卻被女主角出聲給阻止了。。


但殺手告知若現在不殺他、放他一條生路的話,下次在見,怪人遲早會死在他手中、
怪人卻回覆殺手會成全他的願望,但希望在留給他一點時間、條件是不能在威脅到女主角的生命、而怪人也點破,其實殺手也非真心想殺死女主角。。此話讓殺手無話可說,就默默先退場了。。

事後怪人非常悔恨的跟女主角道歉,他明明知道接近女主角會害她遭遇危險,卻克制不了想見她的衝動、還自顧說果然不該在度跟女主角見面,要送女主角回去,但她不願意在這種情怳下跟怪人分離,她有預感,這次分手後,可能在也沒機會見面、怪人利用藥讓女主角沉睡並送女主角回休息 室,清醒後的女主角,想從鏡子在度進入地下室,卻巳經不得其門而入了,只好從隔避的暗巷試著看能不能進入地下室尋找怪人、可惜入口依舊是閉鎖的狀態。。

好死不死遇到那名受重傷的殺手、意外發現那名殺手居然是同事リュカ、還將他接回家包紮傷口、讓リュカ不能理解為何女主角肯救一個想置她於死地的殺手、又被女主角的回覆說她認識的リュカ不是壞人,在者リュカ也是她的好友,她不可能見死不救的、讓 リュカ點感動、兩人聊了エリック的事情,才知道リュカ是別的組織的殺手,要來追殺エリック、從以前就曾經交手,可惜一直勢均力敵。。



女主角還向リュカ求情,說不要在傷害エリック了,但リュカ沉默以對、隔天一早就不見リュカ的踨影了。。


另一個時間,劇院乇冫シャルマ又收到怪人的來信,要給他最後贖罪的機會,叫他務必採用女主角當女首席,否則就要對他偷竊劇院設計圖,及害他母親被村人當成魔女而殺害的事件進行報復。。讓乇冫シャルマ猜到怪人的正體,還嘖之以鼻的笑稱那張所謂的設計圖,當時只債被他撿到的「小孩子涂鴉罷了」。。


沒多久,劇院舉辦了舞會,正當舞會焦點也全在女主角與資深女首席身上時,怪人就現身了、撒下他在地下室曾經彈給女主角聽過未完成的曲子、還下最後通碟,非得要在公演時讓女主角當首席不可就走了、這件事引起很大的騷動、



支配人リシャル看過怪人給的曲子後不管乇冫シャルマ如何反對,就是要採用怪人的曲子、還自信滿滿的認為這也是一個釣怪人現身、就能就地逮補他的好點子。。。

沒多久女主角與資深女演員競賽結果出爐、結果是資深女首席仍舊順利當選主役、讓女主角心底非常的失落,她一個人靜靜的站在空無一人的舞台、思考若選上了,大家肯定會認為是她與怪人有特殊關系,選不上了,又覺得沒當上首席十分的可惜、忘不了曾經登台、台下觀眾給予的熱列掌聲、



這時怪人出現在她面前,為她沒當上女首席的事情跟她道歉,但女主角認為他紿予給她的回憶巳經夠多了、還希望她能為他唱那首寫滿他對她的愛戀的曲子、,仿弗施了魔法般,舞台燈光隨著怪人的手勢燈火通明。。

優美的曲子配合了女主角的歌聲、曲未、怪人還向女主角優雅的邀了舞、兩人偏然起舞、宛如做了一場幸福的夢一般。。


怪人還深情款款抱著就算僅僅一夜做著美夢也好、向女主角求了婚、點頭答應的女主角,在怪人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地下室,穿上怪人為她準備的結婚禮服、舉行只有兩個人的結婚儀式、帶上戒子、




猶如生離死別的相擁、儀式結束,怪人還語重心長的說出、這樣就了無遺憾、在女主角查覺不對勁時、巳經又逐漸失去意識、清醒時。。人巳在休息室,身穿著結婚禮服與戒子真實的存在証明剛剛與怪人的婚禮並不是虛幻。。

公演當天、資深女首席上台演唱怪人的曲目、讓女主角有點羡慕、但表演沒多久就出現怪人的聲音、生氣的質問乇冫シャルマ與支配人等人,為何沒有照他的要求讓女主角登台、接著突然一片昏暗,台下觀眾驚聲尖叫、開始騷動、在度燈火通明時



發現台上的女首席被怪人給吊上舞台、差點奄奄一息、所幸怪人還是有將繩索給切斷、讓女首席摔落舞台還不致於死人、發生這樣的事情,底下待機的警備人員,開始尋找目標、這才發現怪人出現在特大水晶燈、還左右搖晃吊燈、




讓底下的觀眾紛紛走避、警備員也開槍射擊、其中有發卓子彈命中怪人、讓在下面的女主角擔心不已、接著怪人又趁亂出現在女主角眼前,抱走女主角,原本警備打算開槍繼續射擊,在ラウル以會射到女主角為由、命令不得開槍。。。


怪人還將吊燈支撐繩給切斷,巨大的水晶燈整個砸落會場、燃起一片大火。。乇冫シャルマ看到整個歌劇院慘不忍賭,整個傻眼、而怪人還不忘跟乇冫シャルマ嗆聲要他償還他的罪、並告知他巳經在歌劇院安置好炸藥、語畢就帶著女主角從舞台的密祕通道逃命、最後逃到一扇門、一打開,原來別有洞天。。。



女主角從沒想過歌劇院底下、竟然會有湖泊、怪人要女主角一個人搭小船離開、但她當然不肯、就在當下 、殺手リュカ帶了一些人追了過來、


原以為他是要來追殺怪人、但リュカ說他改變主義打算幫助他們逃跑、盡管女主角苦苦哀求、但怪人不打算帶女主角一起走、她認為女主角適合留下來繼續唱歌,這樣的話總有一天,他還是會回來聽女主角的歌。。眼看怪人心意巳決,女主角只好將身上一直以來當成護身符的項練讓怪人帶在身上、希望他有一天能夠將項鍊歸還給她。。




怪人也將面俱拿下交給她、女主角親吻怪人的傷痕吻別。。她也告知怪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與他為敵、她也會一直深愛著他。。。

怪人走後,リュカ將怪人遺留的斗篷扔進湖底、並鳴槍將其他人給吸引過來、



ラウル及支配人都在詢問怪人的下落,但リュカ說怪人巳經被他給殺了,屍體沉入湖底。。這點小技倆看在ラウル眼裏,沒看見怪人屍體,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就率領軍隊弟兄去搜查、



這件事就在リュカ堅決「人我殺的」情怳下、勉強結案(?)。。

回到街上後、 乇冫シャルマ因眼睜睜看到他的心血毀於一旦,大受打擊入了精神病院,而ラウル看見女主角手上的戒子與面俱、心照不宣的隱約知道女主角與怪人的關系。。


數年後。。原先的歌劇院也無法重建、女主角到了別家歌劇院當上了首席、一如往常的經過廣場回家的女主角 、




發現又有其他年輕的魔術師在街頭表演,讓她想起了她日夜思念的エリック。。。回到家打掃完畢、又看著照片、與面俱發呆的女主角,突然一個熟悉的腳步聲吸引她的注意、就在她不可置信接著又聽到她盼望巳久的戀人開口並敲門要依約來送回項鍊給她。。。(全劇終)


考夭 呀!!!!!!!!!!!!!!!!!!!!!!! 到底是怎樣,最後竟然沒送一張久別重逢的cg,不然在來段滾床也好(喂) 

遊戲整體上對俺而言,還算蠻不雷的,應該說還算有動力想跑完全程,要啥狗血劇情都有,只是明明標題就是歌劇院的怪人,為啥戲份很少,還很隨便,總共也才三個ed,還排在執事之後。。

媽的!!!標題明明就不是執事與お孃樣呀!!!!

玩完整個很無力,沒事搞個禁斷(?)劇本嚴重頭重腳輕呀!!第一男主角是怪人也!!,結局還要玩家自已腦內補完結局cg,雖說是改編,其俺真的不太在意是否符合原著。。

女主角很明顯是伴豬吃老虎。。

在街上搭訕怪人、請怪人去房間喝茶(當時是魔術師身份)
假好心聽到怪人半夜呻引、實夜襲怪人之實、自動送上門。。。。
腦中的理解力還蠢到一個爆,聽到怪人彈家鄉曲子,順口問人家「是不是哥哥、」
害俺玩到那段噴笑。。。

第一男角怪人的背景劇情沒交待的很清楚、只總結出怪人似乎是個天才、小時候順手畫的歌劇院設計圖都能被盜、蓋出美崙美換宛如宮殿的歌劇院,未免太神。。
親媽媽被村民當成魔女處死,這段讓俺一直很吶悶這是那個世紀的事情,太跳痛。。也由於這件事變孤兒,讓黑社會老婆子吸收當殺手賠養。女主角小時候跟他走的太近,還會被老太婆滅口??? 。甚至還會崔眠術什麼的,。。 

這個男人一整個很謎、另外最好奇的是祕室地下室到底要怎樣才能將一堆傢具給搬進去呀!!!!好神奇哦。。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