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女主角與繼母們搬到租金便宜的公寓居住,母親跟姐姐們為了還清債務、紛紛出去工作、由於女主角年紀最小,就留在家裏、其實也沒硬要女主角承擔所有家務事
是女主角自願真正把她當一家人看待的繼母及姐姐們盡一點心力。。



上市場購買食材也變成了女主角的工作了、某日一如往上的去市場買菜。。
發現了一位服裝似乎與市場百姓格格不入的男子,似乎在思考什麼。。
原以為他應該是迷路,不好意思求助他人。。心底不禁起了想幫助他的念頭
一轉眼就發現那名男子、。怕他迷路的女主角就急忙的跟在他後面追。。
誰知一轉眼進入暗巷裏,就沒發現男子的身影。。



正當打算離去之時。。馬上被那名男子給逼到牆角、可怕的是脖子上正有
一把利劍冰冷的抵住她。。男子一副咄咄逼人的語氣,逼問女主角從哪裏來的剌客。。但在女主角的堅持只是想幫助他的說詞下、男子仍狐疑的按住她的手。。



直到確認她的手是沒經訓練的細腕、才相信女主角的說詞、將劍給收了。。



讓女主角非常生氣,明明是個普通百姓還被男子那樣無禮的態度給對態。。
但男子一點都不覺得他的行為很失禮、反而一副不以為然、甚至抱怨由於女主角
這種跟蹤行為,浪費了他不少時間。。 經過這次的初遇、女主角對那名男子的印像
是差到極點。。原本以為不會在遇到那名男子第二次。。



過些天、又是女主角上市場的日子、這天很倒楣的不小心走路碰撞到兩名疑似小混混的無聊男子、女主角雖開口道歉、但這兩名小混混看到女主角長的漂亮就借機搭
起訕來了。。



女主角雖想抵抗,卻抵不過兩名男子的力量、就被拉到暗卷去了。。



她的反抗態度激怒了小混混、眼看就要被小混混給海扁了。。



這才發現有名男子拿著劍擋在她面前。,仔細一看竟然是上次那名無禮的惡口男。。



那名男子非常輕而易舉的擋住小混混來勢兇兇的攻勢、還狠狠的教訓一頓、
甚至拔劍還一副想拿小混混開刀的好狠鬥樣、怕小混混可能小命不保、
就趕緊出面阻止、只是男子很不解,為何女主角要放過想要傷害她的小混混!



趕走小混混後,。諷剌的是之前他拿劍相向 ,今日卻救了她。。
就算之前對她印像在差好歹也是求自已的恩人、讓她心不甘情不願的
跟那名男子道謝。。他盯著她的臉好一回,才想到原來她是之前那個像狗
一樣吵死人的女人。。



兩人一對話就不和、女主角隨便跟他道謝,就想馬上閃人了。。



當下她發現她的腳似乎是扭傷了。。那名男子也注意到她神色不安、一下子就得知
她的腳似乎受傷了。。還很好心的扔給女主角一條蹦帶,叫女主角自已先處理一下



沒想到女主角的手非常的不巧,怎樣都無法讓蹦帶服服貼貼的包紮好。。
在一旁觀看的男子,終於忍不住嘀咕女主角的手太拙。。還一把將女主角推到箱子
上去坐著、自勁蹲下幫女主角包紮。。不到兩三下、就處理好了。。



回家後的晚餐時刻、繼母跟姐姐們也注意到女主角的腳扭傷、還發現女主角的腳被
妥善的包紮、看樣子是不需要在另外找醫生了。。問了女主角原由、一致都認為有必要跟那名男子在正式個道個謝、像請他來家裏招待一頓之類的。。講到女主角也開始
覺得不做些什麼東西感激他一下、好像說不過去。。



故某天、女主角要上市場前,就先在家裏烤了一些餅乾,包裝好帶在身上、希望上街
能在遇到那名男子、在街上發現有一些士兵在騷動、女主角就跟攤販打聽那些士兵是在幹嘛?才知道城堡竟然有膽大包天的小偷敢入侵、據說一下子就全被抓到了。隨口問問的女主角也很快的將這件事拋到腦後,專心的買菜、採購告一段落,還刻意去
住宅區走走、看能不能遇到那名男子、可惜完全沒遇到,眼看天色也漸漸昏暗了、打定主意要將沒送出去的餅乾,自已回家吃掉時、在街上一個轉身,又去撞到人。。

???:「 你是之前的 ?。。盯著人的臉看、也太失禮了吧」

女:「會嗎,我可是馬上就認出是你。。我想你應該不善長記別人的長相吧。就像你之前完全沒注意我到一樣。。 」

???「說的也是,我對弱者沒興趣。。但是,對於你倒是還有點印像,因為又弱又沒用、果然只會出一張嘴、亂叫。。。」

女主角: 你也依舊是老樣子,完全沒有失禮的自覺呢!、不過也正巧,有事想找你」
???:「找我? 聽起來完全不像有這回事的語氣」

女主角:「是你的錯覺吧」

???「那有什麼事嗎?盡可能簡短說明、就謝天謝地了。。」

女主角:「也是呢。。我也想盡快的長話短說,只是要把這個給你罷了。。」
???「這是?」



女主角:「餅乾啦!!! 當成你的謝禮、初見面時,你講了一堆讓我覺得很失禮的話,雖說現在想到還是覺得很火大。。但不管怎麼說,好歹你之前也是幫助了我。拖你的福、腳也很快的治好了。。。」

???「能那麼快治好,那是一定的,因為是我包紮的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你的道謝、況且,我也討厭甜的東西。。從不是很熟的人手上收到的東西、我根本不想吃。。」

女主角聽了他的抱怨、突然覺得超生氣、就又把他退回的東西、推到他手上

???「你在幹嘛,我不是巳經說我不要了嗎?」



女主角: 「你還真囉哆也、這只是表達感謝的一種方式哦、不管你想不想吃,該收時就請你收下。。收下就是你的東西了,要怎樣處置隨你高興,要煮要燒、要扔掉,隨你怎麼做。。」



女主角燦笑 :

「但是呢! 請不要隨便在我面前扔掉,因為我會想揍人」

???「。。。ふ。。我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講。。不畏懼我、抬頭挺胸的作出這樣的發言、」
看樣子你內心、似乎沒那麼脆弱。。好吧,我就接受你那兇爆的感謝心意、好好的品嘗一下味道。。」

(這段好好笑哦,女主角還真敢說咧)



好不容易肯吃了還一直碎碎唸,嫌太甜!!裏面似乎沒下毒。。
女主角不禁好奇的問他是不是某個貴族的護衛。

這傢伙才說他叫ギルバート,並表明他的身份、而他的主子喜歡到處亂跑、敗他所賜、每天疲於奔命的在找他。。。一邊聊天,還一邊還叫女主角幫忙吃餅乾。。





兩個人很快的就吃完餅乾、他還拿著空袋子示意給她看、才跟女主角道別。。



又過了幾天,女主角依舊去市場買菜、看到其中一個小攤販在賣漂亮的布料,女主角就選擇了一塊簡單、看起來做衣服會有氣質的布料、由於時間還早就順道繞了市場附近的小公園,邊走邊想,這塊料子若做衣服應該很適合之類的問題、又順手拿出來想欣賞一下美麗的布料。



誰知道一陣強風、將女主角的布料給吹到高高的樹上。。
正當不知如何事好時、ギルバート突然出現問女主角站在這種地方幹嘛!
ギルバート實在太無聲無息了、讓女主角嚇了好大一跳、不禁開始抱怨、但被ギルバート反駁說基於職業病的關系、才會習慣性的隱藏自已的氣息、還叫女主角要多注意一點、免得不知不覺被剌客給偷寵也不自知、但被被女主角吐糟說:



一般老百姓是不會被剌客給奇襲的。。 



兩人又小聊(?) 了一下,才知道ギルバート又在找不到主子了,女主角也請ギルバート幫他將布給取下來、原以為ギルバート會用劍將布料給勾下來還是怎樣、



才一下子、ギルバート連想都沒想就舉劍將勾住布料的樹枝x斷、順利取下布料、但這種不愛護花草的舉動被女主角給抗議了。。



說此舉太暴力了、還說叫他然道不能用較和平的方式取下嗎? 但ギルバート回嘴說他這 種方式最和平不過、又沒人傷亡。。女主角為了讓他了解、大自然的美好、就拿了掉落的花朵別一朵在ギルバート 的頭上。。



沒想到ギルバート沒生氣、也拿了一朵別在女主角髮上、口中嚷著也要讓她受這種屈辱的姿味 。。(?)

(你這是在把妹吧!!!!!!!!!) 指///

女主角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起來,還說兩人這樣一起別著花,在旁人眼光看來應該會被誤認為乒瓜情侶。。ギルバート叫女主角不要太在意,若有人笑傻的話,他要直接斬人了。。



後來兩人又去街上。。剛好碰到賣飲料的小販在招客人。。還說情侶有打折、衝著打折這一點、盡管ギルバート臉臭的很不以為然、女主角當下沒去否認與ギルバート不是一對。。




就點了飲料。。坐定位置後、兩人就喝飲料、ギルバート突然問了女主角說他們兩的關系是情侶嗎?ギルバート的勁爆發言,讓女主角差點被果汁給嗆死。。



說實在她也很不了為何小販會一口認定他們兩個是一對,這時走了一位男子熱絡的跟ギルバート打招呼,還跟ギルバート哈拉了幾句,說什麼帶可愛的女朋友約會之類的,被ギルバート給否認說只是工作中途、休息中而以。。並不是他想的那種關系。。



結果這男子就指著他們兩個說,他們兩個頭上都別著「小花」,實在很難說不是情侶關系,。。



這時兩個人才同時想起,剛別在頭上的小花根本沒取下、剛就這樣大剌剌的走在街上。。。



腦羞成怒的ギルバート,對一直講個不停的男子,秀出劍打算在講下去的話,就要斫下去了。。嚇的那名男子只好說,那你們(現在)算是很好的朋友啦,就腳底抹油的溜了。。



某天,女主角在家、她在搬來公寓新認識的鄰居フェザー ,(身份為魔物-白鴆) 
跑來找她喝茶、 還帶了小點心當禮物、兩人就一邊吃點心一邊聊天。。





女生同志很容易就聊起戀愛方面的事情、並說女主角最近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之前聽說還一起載著花、散步。。被女主角否認說、只是普通朋友。。後來又聊到關於女主角父親的事情、是有關女主角家族突然間沒落的很不尋常、或許有內幕的謠言、



女主角就委託フェザー幫忙重新調查、希望能查出什麼倪端出來。。。



隔天在公寓門口遇到一位年輕的男子,裝扮類似フェザー,被女主角誤認為應該是フェザー的男友,不僅很熟的叫她的名字,還很熱絡的拖著她一起去逛街。。



結果這名男子似乎對賣冰淇淋的小販很在意、又被女主角認為一個大男人可能不好意思去吃冰、就問他是不是想吃冰。。



兩人就走向小販、沒想到小販竟然有賣「豆」子口味的冰淇淋,這名男子還請女主角吃冰。。當天告別了那名男子,女主角決定過幾天也親自去以前的住處打聽情報。。



幾天後,就敗託ギルバート跟她一起去以前的住所,由於以前家富、是住在高級住宅區、很快的女主角就因為穿著打扮、被某個憲兵給叫住盤查,好在ギルバート及時解圍,憲兵一看到ギルバート反而畢恭畢敬起來。。



讓女主角不禁的詢問起他的身份、認為他應該不是普通人家的護衛、但被ギルバート給輕描淡寫帶過,而ギルバート也很好奇為何女主角會來這裏、究竟有什麼目地,她才談起有關她的身世,是個沒落貴族的女兒、欠了一大筆負債,連房子都抵押,一家人搬到現在的小公寓、而家人其實也沒血緣關系、還叫ギルバート不要同情她、



ギルバート聽了後也說他不覺得訝異,他認為女主角的說話方式與走路、吃東西的方式,一看就知道應該也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兒,雖然動雙手因勞動而粗造,應該也是最近的事情。。況且,他完全沒覺得女主角遭遇這些事情,會覺得自已很不幸的感覺。。相反的認為女主角很堅強、樂觀的去面對現實。。。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天,突然間一輛馬車行駛了過來,差點要撞到女主角,ギルバート馬上將女主角給一把抱住躲了過去。。害女主角超不好意思的。。

為了掩示自已害羞,女主角還笑說第一次覺得ギルバート有護衛的樣子、個性不僅自大、還常常動不動就把劍相向,實在很難連想到是個護衛。。ギルバート也笑說或許比起守護起某人,自已本身還比較像是個略奪者。。



終於到了女主角以前的住處,突然間,她發現到坐馬中從屋內出來的竟然是她父親當時所雇用的律師。。



回程時,女主角一直在思考一個可能性。。在商店街差點跌倒。 。



若不是ギルバート拉了她一把的話、就被不知哪來的南瓜給絆倒。。南瓜還發出惡作劇的笑聲、在ギルバート出手打算一劍斫了他的同時,就被女主角一腳給踢的老遠。。



過了一星期以後,フェザー帶了點心來找女主角了,並直接說明了,女主角心底一直在猜疑的事情,就是他們家產,真的是被那名律師給騙光了。。



聽了這件事的女主角,低下頭來,フェザー還以為她在難過就握住女主角的手。。



但實際上女主角說她並不是在難過,只是在氣自已為何那麼笨、竟然笨到在那名律師給的偽造文件上簽名還不自知、讓xxx家族的財產就這樣沒了。。原本女主角想敗託フェザー以白鴆之姿去那名律師的住處找出有關當初那些文件來証名是偽照的。



但她說沒辦法。。畢竟以白鴆之姿、沒有手也沒法搜查出有利的証據、力量有限、資料搬運也是一個問題、並為她無法成為女主角的助力感到抱歉。。女主角還是很感激她。。



在知道這件事情後,女主角滿腦子都是在想如何取得証據、復興她們家族。。某天走路還不小心去撞到一名男子。。



仔細一看,竟然是之前的小混混、正當小混混記起上次的仇、想教訓女主角時、ギルバート又出現替她解韐圍了。。



小混混一看苗頭不對就閃人了、留下女主角與ギルバート。當然女主角又被他給小唸了一下,叫她小心一點、他又不是每次都那麼巧出現來幫她。。看到女主角心事重重、他就很自然的連想到女主角是不是在為了那名律師的事情煩心。。面對ギルバート的關心,女主角當時並沒將事情給說出口。



又過了些天,女主角上街買了花、沒想到一轉眼又被ギルバート無聲無息的站在背後給嚇了一大跳。。ギルバート還覺得看到女主角吃驚的模樣 很有趣。。看了女主角抱著一束花、就很自然的問女主角抱著花打算去哪?




 女主角就邀ギルバート一同前往、才知道女主角其實是要去祭敗父親。。途中女主角又好奇問他說不用繼續去找主子沒關系嗎? ギルバート反而說他主子若能因此遭遇不測、得到教訓也不錯。。讓女主角覺得他們的主從關系,根本是本未倒置了。。
還替ギルバート擔心,那麼自大的態度,不會被炒魷魚嗎?? 。



ギルバート還摘了花別在女主角頭上。 



到了目的地、卻不是女主角父親的墓前,而是一座可以眺望城鎮的小丘上、女主角將花靜靜的放著、並說此處是小時候最常跟父親來的地方、由於自已對父親的不信任、導致被律師騙光了家產,無顏去父親的墓前、只能選擇在這裏勉懷父親。。
看到一臉不甘心、又落莫的女主角。。



ギルバート就提議說要幫助她。。雖說女主角覺得連証據都沒有。。
事情哪有可能那麼容易解決。。



ギルバート自信滿滿的說,若是他的話,他自會有辦法。。可惜被她一口回絕了。。
女主角認為ギルバート只是在同情他罷了。。她不喜歡他一臉高高在上的感覺。。



某天,女主角的姐姐下班後回家、帶給女主角一個不得了的消息,就是說城堡要為王王子舉辦舞會。。這個舞會的目的、就是要從中挑出適合王子的新娘。。姐姐們開心的在談論,要如何趁機吊個金龜婿。。



女主角則是考慮到目前身份是個沒落貴族,當然不可能接的到舞會的招待狀。。
直接潑了大家冷水、母女四人只好回歸於現實。。



隔天女主角去街上採買,不小心去撞到人、一看是常常在市場碰面叫口イ的熟面孔。。他很關心的問女主角是否有煩腦,才會走路心不在焉 的,還請女主角喝茶聊天、她就將煩腦告知了口イ。。說她想借由王子舉辦舞會之際,趁機吊個金x婿、連被律師所騙的事全部招了。。



他聽完後就說表示會幫她弄到招待狀。。盡管女主角認為沒那麼容易。。



跟口イ相談沒幾天後、女主角就很驚訝的收到來自王家寄來的舞會招待狀。。接著就開始煩惱起禮服、馬車的事情,畢竟目前生活窮困的女主角,根本沒多餘的閒錢來買新的禮服,而女主角好心的將舊禮服送給二個姐姐們去修改成合適的禮服。。




她則到街上去閒晃,只能望著櫥窗的新禮服發呆 。。根本沒注意到ギルバート恰好發現她,還站在她身後。。



還理所當然的問了她一些問題,像是為何要買禮服之類的,為何會收到王家的招待狀之類的,女主角沒注意到ギルバート在身後,還很順口的一一回覆。。



好一會兒才意識過來、嚇了好大一跳。。



在敵不過ギルバート的逼問下,兩人閃到小巷弄裏、並老實的說出為何要參加舞會的目地。。讓他很不明白,既然女主角都是為了復興家族才想利用舞會找個權利高的人幫忙、為何之前還拒絕他的幫忙。。



其實女主角心底認為ギルバート對她而言是特別的,她不想利用ギルバート。



面對ギルバート的不解與她做法的矛盾處、女主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ギルバート最後還是同意女主角的作法,認為女主角誘惑王子的計劃很有趣,在加上他認為能利用的就盡量利用、強者這樣踩著別人爬上去,還叫女主角不需要有惡感。。



原本女主角還在為了這些事情感到煩心,聽完ギルバート的說法、心情就開郎起來,很坦率的跟他道謝。



ギルバート就把女主角逼到角落去索取感謝的吻。。。。
走在大街上也又親了女主角一次。。



雖說ギルバート要援助他錢去買新的禮服,但女主角還是不想接受他的幫忙。



後來想到可以敗託她之前認識的魔法使幫忙用魔法變出禮服。。



另外鞋子方面就委託也是之前認識的鞋店老闆幫忙訂作鞋子。。而在舞會前一天還收到口イ寄來的禮物是巨大南瓜。



舞會當天、姐姐們都打扮的很漂亮,魔法使與鞋匠也都依約前來女主角家。。





魔法使對女主角施展魔法,很快的身上穿的服裝就變成適合女主角氣質的禮服。。





鞋匠也將女主角訂製的鞋子,取出來讓女主角試穿。。
一切準備好後,才發現女主角一行人根本沒錢租的起馬車,打算徒步到城堡去。。



魔法使整個很傻眼,叫女主角從家裏找個適當的東西來變成馬車使用。。



她就想到昨天口イ寄來的巨大南瓜,終於南瓜也經過魔法使的魔法變身成功。。



還告訴女主角他的魔法只能維持到晚上12點。。女主角一行人就告別他們前往城堡參加舞會。。



馬車載著她們到了城堡。。才發現國王、皇后及王子們告知此場舞會是仮面舞會,每位來濱必需帶著面具。。每位貴族之女們都開始騷動,急著記住王子的衣服特徵,怕到時王子混到人群裏面,就很難靠臉孔辨別哪位是王子殿下。



雖說女主角這次的目標也是王子,可是還是想在人群中尋找ギルバート的身影
畢竟ギルバート是某位貴族的貼身護衛、很有可能出現在這種場合 。。。





很快的女主角就被某位男子給邀舞了,原本女主角想直接拒絕,但看到那名男子的打扮,無疑是王子殿下、就接受她的邀舞,一曲之後、王子還提出到後面房間稍作休息的邀約。。



正當女主角打算答應之時、大廳的燈火突然全熄。。
她還驚覺到有人抱住她、打算拉著她走。。



但沒多久、王子的朋友、レイナルド也就是魔界之王現身、警告那名來舞會鬧場的男子。。



女主角才發現到打算綁架她的人,正是ギルバート。。

他還是身為王子殿下的護衛。。ギルバート根本不怕魔王的警告還挑譽他。。
魔王就發動魔法攻擊ギルバート女主角被抱在懷裏,簡直嚇呆了。。



沒想到ギルバート自負的說有他在身邊根本不需要害怕。。



一劍就擋住了魔王的火球攻擊。。





接著ギルバート就一把抱住女主角逃出城堡,中途甚至害女主角掉了一隻玻珤鞋。。



火速的又抱著驚魂未定的女主角從陽台一躍而下。 。



ギルバート帶女主角到安全的街上後,還建議去他家避難、
她不禁責怪ギルバート為何要做這種事!!! 一開始不是還應援她這麼做,
現在居然跳出來搞破壞。。



ギルバート反而親女主角,還怪女主角太遲頓。。



魔法也在這時解除了、女主角仍舊穿回原來的衣服。。。



ギルバート一說他原本就故意要在女主角計劃最順利時、跳出來搞破壞、
但在舞會上看到女主角跟王子跳舞後、就開始吃起醋來了、決定提早動手
奪走女主角。。



女主角終於知道ギルバート一是王子的護衛、盡管是王子的屬下、還那麼大膽在自已的主子的舞會上鬧出搶人的戲碼、讓王子蔔羞、不被裁員或處刑才怪。。



擔心的叫ギルバート一快回去跟王子道歉。。結果ギルバート一還輕描淡寫的說道,
與其她有空擔心別人、還不如擔心自已。。



拿下眼鏡又kiss了一次女主角。。



還用公主抱打包了女主角回他家休息。。。。



ギルバート一:

 「去我家休息也可以啦 。但不保証真的能夠好好休息到,(?) 」





就這樣女主角在ギルバート過了一夜、隔天在由ギルバート的護送下回家。。



繼母跟姐姐們雖沒責罵女主角但也笑笑的示意女主角要好好的解釋清楚。。



她就跟繼母們說其實昨天綁架他的人叫ギルバート,兩人很早就認識、她喜歡ギルバート.。既然女主角她都承認喜歡ギルバート,繼母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就同意他們的交往. .  



舞會過後幾天、憲兵來訪,說巳經查出之前xxx家所請的那名律師確實侵佔她們家的財產、故會將律師騙取的不法財產、、歸還給女主角。。當時她還以為是

在知道這個好消息,女主角就連忙上街跟ギルバート報告,順更詢問是不是ギルバート幫她申冤。其實內心也很擔心ギルバート、那麼多天沒 見,不知道是不是被王子給處份。後來得知只是輕微的口頭警告而以。。讓女主角終於放下心了、還收到王子說要還給她的玻珤鞋。。







又過了些天,女主角終於收到宮方來的正式的書面文件、通知女主角、
重新獲得屬於她的家產、一家人終於可以搬回原來的豪宅。



那天女主角特地抽了個空去父親的填上上香、恰巧ギルバート也出現那附近。。



想當然爾又在找不到王子的下落了。。女主角就提義不如跟她一起去買東西,
順便晃到街上找王子。。



在商店街又遇到賣果汁的小販在叫賣、說新推出了期間限定情侶的果汁。。
兩人就點了一杯。。當女主角聽到名稱叫lovelove 這個字眼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小販一送上果汁。是兩人份、愛心形狀吸管的巨大果汁杯。。



原本還在猶豫這樣兩人共喝一杯,絕對會被街上的人認為是傻瓜情侶。。



但女主角認為ギルバート之前有說過應該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在加上不喝很浪費、兩人豁出去喝了。。



正當兩人覺得共飲很恥時、就遇到チャンス來打招呼。。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