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真操攻防戰的一週目....

我被信長大給萌都快不行了///....

信長。嗯。 最高。。//

一開始選信長,還不知道要去哪找他,畢竟是被謠傳死掉的大頭目//小次郎開導航
就直接把女主角帶到西軍三成的領地去,想說去那邊晃一晃,看能有啥情報//
果不其然,這傢伙一出現,就很誇張的盯著女主角看了三秒...



因為哇甲意// 就直接把人家女主角擄到馬上去帶回城//..

好狂野那(羞)



還一副失物撿到就任由我處罝的皮子樣.. 

信長支會了三成一聲,雖說三成覺得怕女主角是東軍間諜、也拿信長沒法度
乖乖的準備高級客房,出借房間給信長金屋藏嬌....



雖然女主角心底面的OS對信長很不信任,雖說本來的目的是要來見信長
但突然一見面就他被抱住+外帶回家的情怳,怎樣也不太想待在他身邊..

不過女主角想歸想,長途旅行下來,面對熱乎乎的食物跟溫柔的床還是
接受了信長的好意,先住下來..

當天晚上、信長大就伸魔掌了/ (好迅速) 夜訪女主角的房間.. 

這個時間男人造訪女人的房間,理由只有一個吧//




(疑? 怎麼沒有 どうぞ。。好きにしろ。。。的選項)?



結果他只是餅著幫女主角蓋被子的心情(別亂比喻)

逗一下女主角就走了////...
(嘖!!! 咬手帕...)

隔天女主角跟小次郎報告一下戰怳(?) 守住城池(?) 後,就自由在三成家
隨意走動,打探有關戰爭的情報、雖沒收獲,但意外的、宅內大家對信長的
評價似乎還不錯...晃一晃又被信長大給打包帶到房間去?



信長看到女主角一臉驚恐、害怕又被不軌的樣子,覺得她很有趣,反而大笑..



還跟女主角說,他現在正好沒事,閒的很、所以只想找個人說說話而以
叫女主角安心..



後來就隨意跟女主角聊聊,其實他還蠻能接受西方文化,他想要
將西方文化的一些好的觀念引進日本、認為從古至今一些舊習思想
應該要日漸更新進步才對..而不是莫守成規..
講著講著,就倒到人家女主角的腿上去了...

(突然覺得女主角的腿枕也太無敵了,每個男人都想躺、要申請個專利///)



話鋒一轉,最後談話結尾還命令女主角今晚在陪睡//////



嚇的女主角跑去找小次郎商量要怎麼辦?/////
小次郎還叫女主角要冷靜、說本來就有打算會守住她的真操??



原本還以為會有啥好方法..小次郎還說信長大人有個傳聞是
絕對不會帶同個女人連過兩晚、就算在怎麼喜歡...一直都是如此
會對女主角這樣,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也可以表示說信長對
女主角不是普通的執著,搞的女主角跟小次郎提議蹺跑..

被小次郎說怕違抗信長的話,可能連生命都會有危險.
在加上他也沒自信能光明正大的從長身邊離開
討論到最後完全沒個結論、被女主角白眼說,
你真的有在替我擔心嗎?///



就這樣女主角煩腦到晚上了,還是沒有一個好方法,可以脫離魔掌//
最後女主角決定由她先去找信長,看能不能見機行事,拖延一點時間..
到信長房間後,反而讓信長更覺得女主角很特別// 反而更興奮 ( ?)
跟他之前所交往過的女人,完全不同..



信長就叫女主角放輕鬆的坐在他身邊,還故意靠的很近,
喜歡看女主角臉紅..後來發現氣氛愈來愈曖昧,女主角就主動
提議起下棋這件事兒...還趁機跟信長說若她勝的話
就讓她今晚回房休息、若她輸就任信長處置...



雖然沒啥把握勝算,女主角還在心裏OS希望爸爸保佑她..

(這/// 女主角爸爸不是才生病而以,又不是掛掉,哪來保佑不保佑..(笑))



就這樣兩人很愉快的下棋//// 信長很明顯的有點放水(小次郎証詞)
慢慢陪女主角下..等到認真下棋最後青著一張臉的女主角跟信長認輸時
信長還故意笑她說,也接近天亮了...



全身而退的女主角,跟小次郎報告完無事後、他還很不可思議的
覺得以信長為對手的總是很簡單就輸給信長,怎樣也不太可能
對峙一整晚..還被沒多想的女主角認為一定是運氣太好////



報告完畢後、在走郎遇到三成跟他寒宣了幾句,結果信長就急沖沖的跑出來
..問他們倆在幹嘛//



還吃醋說他沒都還沒看過女主角的笑容,她竟然對三成展現笑容..
就又拉了女主角進房去..拼命的講了一些話逗女主角笑//





看到笑出來的女主角,還說她終於肯笑了,不然之前都是一副眼神
往上吊一臉把他當成仇人、嚴肅的樣子,還被女主角抗議說都怪信長
沒事要講什麼陪睡什麼的...搞的她內心不平靜..
講到最後,他還說今天晚上也要叫女主角陪他聊天//



被女主角說連續兩晚,她很哪受的了/// 信長就強引的說這次換他
的腿讓女主角睡..



後來的相處,信長就很愛沒事在女主角身邊打轉,連吃飯也是
還餵女主角吃飯..一整個甜死人了..



女主角也可以感受的到信長對她的好,某天,信長大說要跟
秀秋還有三成商量事情,女主角趁空檔也跑去找小次郎看有什麼
新的情報入手,結果跟小次郎討論的結果,小次郎覺得信長對
女主角很執著,怕女主角就這樣被留在這邊,忘了本來應對國家
要負的責任且東軍那邊的情勢也打探不到、就提議在身份還沒
曝光之前,先偷溜回國一趟在說..



當天晚上女主角還依依不捨的跟信長話家常,一直煩惱要不要對
信長吐露真相,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



一早跟小次郎偷溜出城的女主角,好不容易又回到自已的國家。
才正想要回城去時,就聽到熟悉的聲音..,還氣沖沖的騎馬追過
來...生氣女主角沒告知一聲就離開他。還說他早就知道女主角
的真實身份..,一直等女主角對他坦白..



女主角很吶悶說幹嘛不一出城就阻止他,信長還想說女主角
一天比一天沒元氣,想說讓她回家看一眼以解思鄉之愁的說
在加上他也很想看看女主角所生長的故鄉,就跟了過來..



還真的只是讓她看一眼,就又一把她給緊抱懷裏、擄上馬打道回府.. 



回去後,信長就開始一整個沒送到極點//



怒氣沖沖的質問女主角為何不跟他講清楚



女主角解釋說怕自已身份先曝光,萬一發生什麼事,
怕會連累到自已的國家..



小次郎也跳出來插嘴想要轉移信長大人的怒氣 ...
還說什麼,公主讓連個婚姻都沒有的男人帶去陪睡,
他要拿什麼臉去見他的雇主,當然是逃跑為上上之策..

(為啥我怎麼看都是小次郎在火上加油....的感覺)



可是這樣一句話也不說清楚的逃走,跟叛徒有什麼兩樣..



講到最後女主角還以命來請求信長原諒,三成還幫女主角求請
說不要做無謂的殺生?被信長說既然她要他賜死,他就成全她
才是有合乎儀的做法..就真的拿出刀出來向女主角的頭斫去..
閉上眼承受一切的女主角,發現只有信長送她的項練被斫斷了..



還耍帥的說//// 我現在巳經將這女的斬了..(指項鍊代替了女主角嗎?!)

所以這女的命是我的了.

(信長你只想講這句吧//)



信長:華!你的國家就由西軍接收,所以你就變成我的人質...


(很明顯的,就是要找個理由將女主角留下來啦//


幹嘛還裝兇狠啦..)->



信長: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因為我想要珍惜你..

被抓回來當天?上,信長還是想臨幸女主角 (還來?!)
還故意?是講一堆他不會溫柔對待女主角,
要把女主角弄到哇哇叫,也不會有人來救?(?)
但看女主角一雙眼緊閉、任人宰刻、一副準備赴死的模樣..
還說是信長對她的呈罰 ...她的話讓信長感到非常失落



認為就算強求也沒意義,當下什麼也沒做就走了....

在下來幾天,女主角就跟信長沒啥見面,可能是忙於公務..但也限制
女主角的行動範圍,還監視女主角與小次郎的一舉一動..
讓女主角真的以為自已被信長給徹底討厭...
在信長說要帶她出去散步還無亂猜想os以為她會被信長給殺掉...

沒想到信長竟然跟她說要迎娶她做他的正室..



懷疑聽錯的女主角還問信長說,討厭的女人也不用特意納為正室..



還故意板著一張臉說就因為討厭,才要決定納為正室一輩子痛苦..



下一句就笑咪咪的說 如何!!成為魔王的7子,想必會很辛苦吧//
還摘了名為女主角的小花要給女主角//

(不要在這種求婚時刻耍奧嬌啦/ 很壞也!!
一直讓女主角os個不停///)  



還說結婚的是當然不是現在,一切等戰爭結束在說
..



接著又說圓房這事、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先行完成嗎?



(嗯嗯// 好色哦///信長大//..撲+推倒 )..

經過求婚這件事..兩人關系又恢復以往的甜蜜..限制行動跟派人監視女主角
根本就是信長大為了保護女主角才這麼做的,怕由於她是信長的女人,敵軍
會對女主角下手..明明信長大的身份就一直是幕後的黑手,為了帶女主角散心
幹嘛的,走出戶外曝光機率多了不少...

又當天夜裏這傢伙又西皮笑臉的出現在女主角房裏



說一說就往人家的棉被裏鑽/// 強抱女主角睡覺//還說女主角之前
眼睛緊閉,像人偶一樣,讓他覺得抱了也沒意思..不像現在這樣
還對他回嘴...後來女主角可以了解到信長對她是認真的 、不是
以玩玩的心態來對待她,也對信長告白說她也不會再離開他身邊..




就醬兩人真的是蓋棉被、純聊天....過了一夜...
隔天一早女主角睡迷糊看到信長大在身邊還嚇了一跳
被信長大嘲笑說睡在他懷裏,還邊流口水..

(笑爆..真的很愛鬧那//)



晚上也黏在一起,由以下這件事才知道金平糖的功用...
餵了女主角吃糖,雖然嘴賤的說他是在餵魚..

被女主角抗議又說: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就算你是我的魚這點也不會改變..



 還叫女主角眼睛閉起來,嘴巴打開



心懷不軌的說,這樣比較美味..





(羞爆//////// 被信長用嘴餵糖了////)...



還要在吃一個嗎?



一起賞了月、情話綿綿了起來..(嗯嗯,政宗輸了..)-



在來就 發生戰爭要出陣了// 信長意氣風發、自信滿滿的說會取得天下回來。





經過不知道多久的等待,某天女主角在庭院就被敲昏綁架了//
等在度清醒,才發現被關在牢裏,綁他的人是東軍的首領-光秀



光秀還說綁女主角是因為她是信長最重要的人、擺明就想把女主角
當王牌人質來用。後來也不知道關了多久,某天光秀慌張的拖女主角
出來逃走,被強拉的女主角也不敢太剌激光秀,想也知道會跑路當然
是因為西軍佔上風嘛...原以為會就這樣被光秀帶走在也見不到信長
時,就看到信長追過來救她。

光秀很不可置信、信長會親自來救一個女人..還故意挑興信長說
我抓了公主、你會認為我什麼都沒做嗎?



惹的信長更火的說,你對我的東西出手了嗎?



光秀還看女主角不解他故意挑興,還小小聲的跟女主角說
如果是信長的話,被別的男人污辱過的女人就會捨氣不要了,
這是測試信長對她的愛情度..





(光秀你好無聊////)



沒想到信長完全不在意,只叫光秀快點放了女主角,
就算被污辱了也沒關系,只要活著就好
..(信。長。你好帥//)



在了解女主角在信長心目中的地位,就拿女主角當擋劍牌//

(光秀。太卑比了。不要讓我瞧不起你) 

為了不傷害到女主角,信長也不敢亂動,只能遠睜睜的
看著東軍首領逃之夭夭...

光秀臨走時,還跟女主角道歉,說做了這麼過份的事 ..
還整個良心起來..對信長說他沒對女主角出手,一切都是騙他的..



還說女主角被補時,一直毅然 決然一心相信他的姿態、
以女人來說是非常了不起的。



(玩到這我真的不太懂光秀在想啥??? 要嘛就壞到底了

還一邊逃走、一邊誇女主角,是怎樣???彿心來著?)

「請不要半調子腹黑、光秀大人」。。。


危機解除的女主角,因為被關太久,體力也不支
就讓信長給公主抱回城去..



回城後虛弱的女主角在信長的無微不致照料下、休養好幾天,
信長還說不會饒過對女主角出手的人..會給他大切八塊..



後來自已一個人在那邊想說,若女主角真的被怎樣,可能大切八塊也不夠
還說現在要去將光秀那傢伙抓回來、先大切八塊在來嚴刑拷打..



女主角不滿的說,她真的沒有被怎樣,若真的要被怎樣,她也會
義無反顧的咬舌自盡..
 


當然也被信長說叫她不要說傻話,沒有他的允許不能自已自盡..

(
我想信長就算是女主角被怎樣,也會不計前嫌的珍惜女主角的。)

待女主角休養好,還照約定帶女主角去散步..兩個人親親我我的
好一陣子,信長才說三成跟秀秋在不遠處處他們...
真的很愛看女主角害羞樣子的一個男人...




話說要結婚前,信長興沖沖的帶了一件西方玩意的結婚禮服
叫女主角試穿,女主角不太懂怎麼穿,可是信長有塞了一張圖給她看
還在那邊打嘴砲說 ,,他比起穿,脫還比較上手?!所以乖乖的去外面
等女主角穿好婚紗..



結果一見女主角換好衣服..

馬上獸性大發起來..就這樣推倒女主角. .



結婚當天,女主角就穿和式禮服出場,秀秋跟三成來對女主角祝賀
還說他期待女主角穿西式洋裝出期婚禮的說..



被三成給使眼色說不要問了...
秀秋還裝無估說,為啥? 是被信長給弄破了嗎



信長春風得意的跳出來對秀秋說,

是小孩不用去知道的理由,就不能穿了..



(到底是多激情...啦 )

終於結為夫婦的兩個人,信長還是一副這個吊吊...



巳經抱了不知道幾次了,還是覺得像是第一次一樣.. 
還說為了感謝老公昨天的辛勞(?)叫女主角自已主動親他當
成對他的獎勵.. (真敢說...)



被女主角抗議結了婚還是一樣壞心眼一點也沒變..




還故做無估狀說,我啥時壞心眼了..如果是真的壞心眼才不是這樣咧..



還說他真的認真起來,使壞心眼的話,會讓女主角一個晚上哭叫個不停..



還叫女主角選要親他咧,還是要讓他那樣對待/////



最後女主角臣服在他的淫脅之下、輕吻了信長的唇..



被信長笑說輕輕的一吻不給力,又直接把女主角給推倒..

又做了..(羞爆)

小次郎還來探望女主角...還說叫女主角不要勉強說話,他巳經從女僕
那邊知道她沒聲音了..還說是感冒了嘛,就結婚準備太過勞累..

(小次郎在幫女主角找台皆下..)



結果三成也來探望,還很白木的說..



三成 :早上晚上的陪侍?! 真是辛苦了.....



三成: 要滿足信長真的很辛苦,請好好的休息//

(唉!!三成你這個糟高的孩子..)

翻外篇..
 
信長大超愛西方文化,常會拿些西方國家的稀奇東西來給女主角看
某天還拿個地球儀過來..教女主角認識除了日本以外的國家..



後來被女主角抗議信長只顧著玩他的地球儀..最後信長是抱著
女主角講解...小兩口感情好到不行..




超喜歡看信長亂鬧女主角的皮樣///

有點壞心+孩子氣.. 也會摸女主角的頭,故意弄亂女主角的頭髮
確又很可靠..而當女主角懷孕時,他並沒有當下開心得到一個孩子
反而還擔心女主角生產時會不會有生命威脅,就覺得他是個庝老婆
的好男人..  至於悲戀讓我看了心好酸哦,感覺是裏面悲戀最
倒楣的男人..

Yu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ceci778
  • 看到YUNA說悲戀很心酸
    我第一次慶幸我沒玩XD
    畢竟魔王是本片的二本命(淦)
    要是他真的怎麼樣我真的會....(你想怎麼樣)

    我想說
    劇本師一定把大部分的糖都給魔王了!!!!!!!!
    看那金平糖(不對)
    餵魚那邊真的太//////嘴對嘴也不錯(自重)
    雖然政宗用嘴巴餵菸也很新奇wwww
    但還是老梗的魔王最萌///////

    還有明智美人真的.....
    我覺得他那樣子沒有黑到底也是應該的啦
    不然華在他手上
    魔王很難救人吧OTL
    不過沒有黑到底真的www

    總之
    我覺得魔王線是
    <糟糕到極點的萌>(痛揍)
  • 哈,政宗餵煙,我只有想到「我不想吸二手煙呀//」(你滾)還是信長的老梗比較甜,那個明智美人/,做這種事會讓我覺得他好歹也身為一個大將,應該光明正大的決鬥吧,拿女人當人質--怎樣看都很不優說//還一邊走一誇,光想像就笑爆了..

    Yuna 於 2011/06/26 12:26 回覆